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冒险大师->序章 断剑

序章 断剑

第一章了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狂风肆虐,黑云压城。

  暴风城楼之上,一众士兵眺望远方。

  此时的雷吼平原,尘沙滚滚,整片平原都随着一股绿色洪流的压近而颤动,那一片窒息的绿色正不断向着暴风城逼近,远方的战鼓如雷声大作,远远间,就能感受到那一股疯狂的野性,仿佛要吞噬一切。

  作为人族与兽族交界的枢纽之地,战争已围绕着这片平原数百年之久,未曾停息。

  暴风城雄踞雷吼平原之上,据山险之利而建,以一墙之力阻隔兽人进犯人族的步伐,雄据边界数百年,屹立不倒,号称第一要塞。

  可自兽人三大黄金部落停止了各自的内战后,局势开始变化,它们定下誓言,谁能率先攻破雷鸣帝国的暴风之壁,谁就是真正的部落之王。

  在这种风潮下,近几十年来兽族进攻的规模都是前所未有的,几次大战空前惨烈。

  这次的兽人大军,由三大黄金部落之一的比蒙族所统领,除了十万兽人战士外,亦有精锐狼骑兵、科罗战兽、双足飞龙、半人马军团加入,更是不可阻挡,阵中甚至还有两只高达三十多米有如巨塔般的独眼巨人,这种近乎可以媲美巨龙的生物对于城墙的破坏性可谓毁灭……

  一名青年伫立城楼之顶,狂风下的站姿,依然安静得仿佛雕塑。一般的举动,但他身上的元帅袍彰示着他的身份很不一般。

  这是一个年轻的统帅,顶多二十出头的模样,相对他的位置,年轻的让人有些不敢置信,但正是这名别着荆棘花族徽的青年,却是整个雷鸣帝国的骄傲。

  尼禄,雷鸣帝国的守护者,帝国史上最年轻的超凡大师,荆棘花家族的最后血脉。

  生于沙场,十岁入军,十数年间,大小数百战,多次深入兽族腹地,无不身先士卒,未尝败绩!

  在他十八岁成人礼时,甚至连陛下都亲往暴风城一睹他的风采,赐封他元帅一职,并许下婚约,待公主成年后必许配于他,足见对其的重视程度。

  军中对于这名年轻的元帅更是心服口服,很多人都是看着他成长的,他上位时可谓众望所归,他或许年轻,但只有他的士兵不会觉得什么。

  因为,他配!

  只要他在,帝国的天就不会塌!

  眼前,雷吼平原上的兽军规模是前所未有的,甚至超过十五年前那场史无前例的大战,所有人的心中都不轻松,这一战将决定雷鸣帝国的命运。

  而此时,尼禄的眼中,没有恐惧,也没有凝重,却是一种让人难以理解的疯狂。

  “老师,不能再等了。”

  尼禄随意地扯下身上的统帅披风,露出内里狰狞的黑色战铠,焚烧的战意化为实质般开始沸腾。

  他身边的那名将领,没有表情,发间那几缕银白似是饱经了风霜,一身陈旧的军装,简洁利落,透着一股传统军人的气息,但正是这样看似很普通的一个人,连最高的元帅也对他无比恭敬。

  “尼禄,”科林将军走上前,提醒道。

  他已经知道这名年轻的主帅想做什么了,但那种想法,太疯狂。

  “快没时间了,”尼禄指着远方那两只大山般的独眼巨兽,“暴风城墙虽是大陆最高最坚硬的墙城,但亦阻挡不了独眼巨人的冲击,而一旦城墙攻破,科多战兽及兽族大军顺势闯入,整座暴风城必踏为飞灰。”

  尼禄战意正浓:“派出我们最强的重骑兵,趁兽族立足未稳之际给予当头一击,才有一战的机会,当年那个男人,不正是那么做的么?既然他做到了,我也一定可以!”

  言罢,他再没说什么,就这么去了。

  或许他会听从别的任何建议,但在这件事上,他出奇的固执,和当年那个男人一样。

  想起那个人,科林那古井不惊的眼中终是泛过一丝无奈。

  那个人,是上任荆棘花一族的继承人,帝国的最强者,雷鸣帝国上任大元帅,尼禄的小叔,自己最骄傲的学生。

  在家族精英几近怠尽之时,年纪轻轻便不得不担负起帝国的未来。而十五年前,兽族三大黄金部落之一的怒吼狂狮一族率先领兵攻城,在那个帝国有史以来最危急的时刻,他只身率领两万铁骑直冲兽人军队王旗本部,击杀部落首领怒吼狮王,击退兽族洪潮,堪称奇迹,但他连同两万铁骑,无一归还。

  那时的尼禄,只是一个五六岁的孩子,对于那个无敌的小叔,有着一种近乎盲目的崇拜。在他出生之前,他的父亲与爷爷,就一场兽族大战中先后战死,他的母亲因不堪打击,在生下尼禄后不久也故去。所以,那个男人成为了尼禄唯一的亲人。

  所以他这一生,誓以超越那个男人为目标,而眼下,正给了他同样一次机会……

  ……

  不久,雷鸣帝国近两万重骑兵整齐列阵于暴风城外,士气高昂,虽然,面对数里外浩瀚的兽族大军,略显单薄。

  人数上,兽族十倍于眼下的骑兵,而即便最普通的兽族士兵亦有着三名普通人族步兵的战力。

  这是一场几乎不可能战胜的战斗,但这二万骑眼中却没有畏惧。

  尼禄永举着战枪,问向眼前的战士们:“将士们,暴风城再度面临史上最严峻的时刻,此去九死一生,也许现在将是我们最后一次对话,我只想问你们,后不后悔?!”

  “不后悔,誓与元帅共生死!”

  尼禄侧身举枪,直指兽军王旗,高声道:“我们的敌人就在那里,我们又该怎么做?”

  “冲过去!”

  “好!”尼禄策马回身,一骑立于大军之前:“我为我能有你们这群兄弟而骄傲,接下来,让我带头冲锋!”

  尼禄的身上,陡然生出一股实质般的透明焰气,荡开马蹄下的尘埃,渐渐凝为一圈旋动的气盾。

  无双霸气,变异斗气,世间最优秀的斗气之一,荆棘花传承数百年,觉醒者寥寥数人,但立于战场之上,便是无可匹敌!

  在霸气影响下,士兵们那战意被犹如被点燃,由一点星星之火瞬间席卷,众人的士气一同化为实质力量,不住沸腾,而最前面的骑兵也被赋予了一层与主帅一样的霸体。

  此刻,他们不仅是最锋利的矛,也是最坚实的盾。

  当剽悍的兽人大军进入作战距离之内,尼禄眼中闪耀着炽人的疯狂,挥舞着手中的战枪直指兽军王旗,下达了最终的进击指令。

  全军突击!

  “杀!!!”

  呐喊声震耳欲聋,更在霸气的影响下,声震数十里,兽人们蹙起了眉头,显得有些痛苦。

  而尼禄一骑当先,重骑兵行径间化为巨龙之阵,马蹄声响彻天地,远远望去,犹如俯冲的巨龙,不断加速,不断升华,在最强的时刻,与兽族骑兵冲撞在一起……

  令人震撼的一幕发生了,人族骑兵生生撕裂了兽族的前方大军,而且这股势头并没有因冲击而有多少凝滞,继续向前……

  ……

  城楼之上,面对这样熟悉的一幕,科林的思绪却是回到了十五年前。

  同样的时刻,同样的氛围,那个男人立于城楼之上。

  “这份礼物可不轻啊,”面对怒吼狂狮部落的进犯,那个从不知道紧张为何物的男人廖侃道:“老师,我有一个想法……”

  随后,那个男人说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你疯了吗!”在了解了作战方略后,科林大声吼道。

  “我们别无选择,”那个男人指着远处那两只拆墙如吃饭般的独眼巨人道,又指了指那兽人王旗的所在,无所畏惧,“要么,我去搞定那只大猫,要么,等着让那俩大块头拆了这里。”

  一番争议下,科林最终妥协了。

  虽然冒险,但没有别的更好办法。

  当那个男人踏出坚定的进发步伐时,他突然顿了一下。

  因为,一双明亮的眸子正注视着他。

  “尼禄,你躲在这里干什么呢?”男人走了过去,爱抚着伸向小孩的头发,一顿蹂躏。

  “别摸我头,这样会长不高的,”小家伙嘟囔着躲开那只大手,抽出自己的武器,那一把木剑,“我已经练出斗气了,现在已经是黄铜战士了,我也要上阵杀敌!”

  男人顿了顿。

  五岁的英勇黄铜,很了不起的小家伙啊。

  “你太弱了,还要再强一点,现在不急,”男人眼中泛起一丝神采,随后,他抽出挂在自己腰间的剑,递给了眼前的小孩,那分沉甸差点让小孩没抓稳,“尼禄,现在你也算是一名战士了,不要再玩木剑了。”

  “嗯!”小孩乖巧地点了点头,喜爱地抚摸着那漂亮的剑身,转过头,望向那茫茫的兽族大军,认真地望着他:“你会赢的,是吗?”

  当时,面对小孩盲目近乎天真的言语,那个男人笑了,笑得很开心。

  “当然,我怎么会败!”

  男人再次伸出了手,这次,他没再蹂躏小孩的头发,而是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我教你的东西,都没忘吧?”

  “恩,我记得很牢,”小孩得意地说道。

  “好样的,”男人顺势拍了拍小孩的肩膀:“尼禄,任何时候都不要畏惧,我们肩上的东西注定要比普通人多得多。你要记着,所谓霸者,自是无惧,只要尚存一丝希望,纵九死一生也再所不惜。”

  这样的话,对于一个只有五岁的小家伙而言尚有些深奥,不过听话的他把这句话背下来了。

  出兵前,科林还记着那个男人最后的请求,不是命令,仅是一个学生对老师的请求。

  “如果我失败了,帮我照看好那小家伙,他将是我们的未来。”

  那个男人就那么去了,以一往无前之势冲进了兽族本阵,再无归来。

  那个小孩,一直守在城墙上,直至兽族响起撤退的号角,一直在那等着……

  消息回来了。

  两万铁骑无一生还!

  那一刻,小孩的脸色无比苍白,他沉下头,似乎有什么东西从脸颊划落,他双手紧紧攥着,隐约有殷红从指缝间流出。

  兽族退兵了,虽然损失惨重,大统领更是阵亡,但军队数量依然不可小觑,若他日重整旗鼓,选出新的首领,在没有荆棘花家族的守护下,又该由谁来阻挡兽族大军?

  所有人都在担心这么一个现实的时候,这个时候,那个小家伙站出来了。

  “没关系,还有我!”

  小男孩坚定地站了出来,哽咽着,嘶吼着。

  “荆棘花的荣耀,必由我来复兴!”

  那小小的身躯中,是如何存在这般令人心悸的力量?

  科林永远忘不了那一刻,那小孩坚定的目光,以及那一瞬间,他小小的身躯所沸腾的透明战气,虽然微弱,却令人震撼……

  ……

  战斗已近白热。

  狼骑兵,冲散了,科多兽,撞翻了,半人马,倒下了,那无敌般的独眼巨人,发出痛苦的哀鸣,竟也倒下一只,不知压死了多少兽人战士。

  弥漫的尘沙遮盖了人们的眼。

  战斗堪称壮丽。

  人们竟看到了希望……

  但随着天边一道雷鸣惊起,希望再次黯淡。

  远处,阴云之上开始闪耀雷光,那并不是正常的闪电,而是一种暗红色电光,诡异而又恐怖,在所有人还未反应过来后,一道暗红惊雷突然从天而降,落于阵中,其鸣悠远令人心悸,远处那让清晰的爆鸣声让墙楼上的战士们生出一种不安的预感。

  比蒙一族贵为三大兽人王族之一,天生便有着超凡的实力,而毁灭之雷之种奥义力量,更是只有被选祖赐福的王者才能参透,难怪比蒙一族这般自信进攻。

  将士们的脸色都变了。

  天上的雷霆每闪耀一分,将士的脸色便阴沉一分,尤当这股雷霆开始集中,持续轰击同一个位置,那心中的阴霾更是无以复加……

  当这种不安足足持续了一刻,一件更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天上的阴云,开始凝绕,就在那异雷遍布的天空,厚厚的黑云渐渐凝聚成一只巨大的拳手,随着凝绕的速度越来越快,那巨拳仿佛破云而来,显现它的有力臂膀,甚至大过了雄伟的独眼巨人。

  所有人的目光不禁亮了起来。

  那,是霸气凝聚的巨臂!

  它,就在天上,在极短的时间内凝聚完毕,夹杂着阴云中的毁灭之雷的力量,它轻轻地抬起,犹如做好了一个短暂的蓄势准备,然后……

  从天而降!

  轰!

  一瞬间,爆开的尘沙,有如一朵诡异而又巨大的沙花,绚烂般绽放,震得大地为之颤栗,那沙尘,直扑天际,让所有人为之痴狂。

  这一拳,惊天动地!

  这一拳,振奋人心!

  这一拳,破碎了沉寂,仿若开启光明!

  那是最强王者的力量!

  ……

  远方,传来悠长的号角。

  这种熟悉的频率科林听过一次,那是十五年前怒吼狮王死后的号声,一旦兽族最高首领战死,它们便会自行兵退。

  此时,此刻,在兽族军队陷入短暂的迷茫后,那看似不可战胜的兽族终于开始了有序的撤退。

  战斗,结束了?

  城楼上传来惊天的欢呼声,所有人都在庆祝。

  唯有笼罩在科林将军心中的阴霾还未散去。

  他还在等待。

  一个时辰后。

  远处,生还的几百骑缓缓而行,那整齐而又低沉的步调,透着几分肃穆,让原来高亢的气氛渐渐冷却下来,骑队的中央,是战旗拼成的简易单架,单架上盖着雷鸣帝国的旗帜,四名骑士郑重地抬着。

  科林的脸色突然一片惨白,疯似的向着城门下奔去。

  “开门!给我开门!”

  紧随着的,是城中所有将领,还有不少亲卫。

  这时候,已经没人在乎所谓的纪律,所谓的军令了。

  缓缓而来的骑兵,全部低沉着头,似是不敢见人。

  科林冲至阵中,飞奔至那单架前。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他依然无法接受这样一个现实,他颤抖的手伸向那盖着的战旗,想要揭开……

  “将军,”提着单架的那名骑兵开抬起头,科林记得,这是尼禄的亲卫,最英勇的骑士之一,此时,它那满是沙灰的脸上,那几道泪痕显得十分滑稽,但没有人会笑他,“元帅大人生前最要面子,我想他不会喜欢让这么多人看到他现在的样子。”

  是的,墙楼上,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们。

  这时,科林看到了那柄熟悉的长剑,那是陪伴尼禄成长的东西,也是他最珍贵的东西,从不离身,此时剑已两段,他曾说过,剑在人在,剑亡人亡。

  将军终是收回了手,脸色在那瞬间仿佛苍老了许多。

  “元帅,他是真正的英雄!”另一名骑兵开口道,虽然,他的声音带着几分哽咽,但在场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他发自内心的自豪,“他离开时,一直是站着的。”

  在此,科林跪下,他身后的将领们开始跪下,生还的骑士齐齐跪下,城楼上所有的战士先后跪下,整座暴风城都为那旗帜下的男人跪下。

  这是伟大的一天,所有人都不会忘记。

  ……

  荆棘花用鲜血再次书写了伟大的一页。

  但另一方面,更多人开始担忧一个现实。

  荆棘花已然凋零,当下次洪潮来临之际,又由谁来撑起帝国的这边天?

  ……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