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王者荣耀之谋三国->第45章 灭贼

第45章 灭贼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我搂着张宁,不解的问道:“你爹为何要考验我们?”

  张宁紧紧的抱住我,哽咽道:“此事说来话长。”

  我忙道:“不急,你慢慢说。”

  如果长得丑的人这么说,我肯定是让他们长话短说,不过张宁现在这个样子美如天仙,当然能有特权咯!我就是这么一个带有色眼镜的人,不服你过来咬我啊!

  张宁点点头,道:“我自幼丧母,与我爹相依为命,十年前,他入山采药时偶遇南华老仙,被授予《太平要术》。我爹得到天书,晓夜攻习,学成之后便传授于二叔、三叔,我在旁听他们言论,时日一久,倒也学会了一招半式。我爹见我资质过人,便正式传授我《太平要术》,我也并未辜负他的期望,不到一年时间,便熟练掌握了人之术。就在我准备修习地之术时,我···我···”

  见她支支吾吾的说不下去,我便好奇的问道:“宁儿,怎么了?为什么不说了?”

  “我···我来了月事。”张宁捂着脸不好意思道。

  哦!月事,也就是大姨妈咯!难怪她说不出口。

  我笑道:“原来如此!宁儿你不用害羞,继续说吧!”

  张宁又点了点头,道:“恩!那时我初来月事,身体虚弱,休养了几日方才继续修炼。可自那之后,我只要一修炼,全身就如火烧一般。我一开始以为是我资质愚钝,修炼不了地之术,哪知,我使用人之术,也是同样的感觉。我求教我爹,可正巧此时二叔、三叔的修炼正处于瓶颈,我爹为了助他二人突破,无暇分心管我,只教我照天书上耐心修炼即可。于是我便强忍炙热继续修炼地之术,哪知方才修炼片刻就烈火焚身了。幸亏我爹发现及时,他们合力施法方才消去我身上的烈火,我虽保住了一条命,但全身已被烧的的焦黑,容颜也是尽毁。”

  说着说着,她就开始哭泣了起来,我轻抚她的后背,安慰道:“宁儿不哭,我向你保证,今后绝不会让你再受到任何痛苦了。”

  张宁喜极而泣道:“真的吗?”

  我笑着道:“那岂能有假,我对你的真心,天地可鉴!”

  刚才我说的未必真心,可我现在这番话,绝对真心实意,谁让她长得这么漂亮。

  张宁点头道:“恩,你说的我都信。”

  我俩相视而笑,我问道:“那后来发生了什么?”

  张宁答道:“后来我爹历经千辛万苦,再次寻访到南华老仙,老仙见我爹这些年,散施符水,为人治病,也算功德无量,便告知我爹,我的身体乃是纯阴之体,《太平要术》乃是阳刚之术,修炼到一定层次,我的身体便会阳盛阴衰,最终导致我焚身而亡。我爹再三恳求,南华老仙方才赐下飞凰流仙衣,说是此仙衣能使我体内阴阳之力平衡,修炼太平要术时便不会再被阳气所伤。我自穿上仙衣后,修炼时身体确实不再有火烧之感,并且修炼速度极快,仅仅半年,我就修炼成了地之术,而那一刻,我如焦木一般的身体也恢复如初。之后我又用了一年时间,便将二叔、三叔苦修多年都未练成的天之术修炼成功,而在那时,我的样貌也完全恢复了。”

  我惊呼道:“你的样貌在那时就恢复了?那我刚才看的是什么?”

  张宁答道:“我恢复样貌时,我爹在我脸上施了法术,只要我摘下面纱,别人看到的,都是我恢复前的样貌,刚才吓到你了吧!”

  嗖噶!张角这个死变态,敢套路老子,幸好我够机智。

  我尴尬一笑,装逼道:“一开始确实有一点害怕,但我细想了一下,我爱你的时候,你就是这个样子,只是戴了面纱看不到罢了。这就说明,我爱的是你这个人,不是你的样貌,你美若天仙固然好,但你若丑陋不堪我也爱,因为我知道,你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宁儿,如果不能和你在一起,那么我活着就没有什么意义。”

  张宁闻言感动落泪,道:“你真好!这三年来,我游历诸多地方,见过形形色色的人,许多官宦、士族子弟倾慕于我,也像你这样对我说着各种讨好的话。可当他们看到我的样貌后,无不落荒而逃。我初见你时,觉得你的言行举止与他们无异,因此在你向我示好时,便厉声相对,断了你的念想。不过这一路,你对薇儿妹妹的爱让我觉得你与他们似乎有所不同,渐渐的,我觉得你也并不是那么讨厌,便慢慢接受你对我的讨好,直到今日我真的爱上了你。”

  我擦拭她的泪水,捧着她脸,微笑道:“我就说嘛,我对你那么热情,可你老是冷言相对,原来是这原因。宁儿,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辜负你对我的这番爱意。”

  张宁被我摸着脸,有些不好意思道:“恩,我相信。其实我本不想让你看我的容颜的。”

  我不解道:“这是为何?”

  张宁道:“不看,我尚能给自己留个希望;看了,我担心你十有**会与那些人一样,舍我而去。”

  呵呵,你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要不是看出点端倪,我99%是要和你say拜拜的。

  我笑道:“宁儿,你多虑了,我和那些人不一样。”

  张宁环抱住我的腰,害羞道:“恩,我知道,谢谢你没有让我失望。我从未爱上过谁,你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很幸运,我爱的人也同样真挚的爱着我。”

  我继续装逼道:“宁儿,你这么完美,能和你在一起是我前世修来的福分。”

  张宁含情脉脉的看着我道:“不,遇到你,是我的福分。你刚才不是问,我爹为什么要考验我们吗?其实他这么做,主要是因为不希望我被情爱所牵绊。”

  我不解道:“这是为何?”

  张宁解释道:“情爱会使我分心,令我难以心无杂念的修炼。我爹说我天赋异禀,若能勤加修炼,将来必定能够超越他,可我若被情爱所累,就难以有所突破。我爹希望我绝情绝爱,但他又不想剥夺我对情爱的追求,因此他施法让我的容颜保持在恢复前的模样,他想让我看清那些人的嘴脸,也想利用他们对我的态度,来让我彻底断了对情爱的念想。他告诉我,若是有人肯接受那样的我,他便同意我们在一起,不过我知道,在他看来,那样的人绝对不存在。”

  我气愤道:“你爹怎能如此待你,他也不想想,你若爱上他人,而那人又因为你的样貌舍你而去,你会有多伤心啊!”

  张宁微笑道:“以前我也这么想,不过现在我还真得谢谢我爹,是他替我筛选了那些虚情假意之人,那我能够遇到真正爱我的你。”

  我笑道:“宁儿说的是!若非如此,以我这等才华普通、相貌平庸之人,怕是你连看都不愿看上一眼。”

  张宁捂住我的嘴道:“不!你才华横溢,样貌俊秀,我很喜欢。”

  看着张宁楚楚动人的样子,我忍不住在她额头亲了一口。

  她羞红了脸,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我轻轻托起她的下巴,慢慢凑近,在她薄薄的嘴唇上深深的吻了上去。

  她颤抖了一下后,微笑的闭上了眼······

  过了一会儿,我俩方才很不情愿的分开来,薇儿眨巴眨巴眼睛看着我们,问道:“张宁姐姐,和主人亲亲是不是很开心?”

  张宁捂着羞红的脸,道:“薇儿妹妹,你说什么呢!羞死人了!”

  “宁儿,不必害羞。”我一把将薇儿也抱过来,深情一吻,道:“薇儿,我有多爱宁儿,也就有多爱你。你们二人是我今生挚爱,就算死,我也不愿与你们分离!”

  二女齐声道:“我们也是!”

  呵呵,左拥右抱的感觉真是爽,看来今晚真的要开荤了。

  就在我们三人其乐融融之际,几个黄巾力士跑了过来,我转头一看,发现山贼已经全军覆没了。

  虽然此战,黄巾力士也没几个活着的,但毕竟我们以少胜多,还能将对方全军覆没,也是难能可贵的。

  我擦嘞!全军覆没?

  我忙问道:“刚才被薇儿用幻术控制住的骑马之人,现在何处?”

  黄巾力士答道:“已经连人带马一并斩杀了。”

  噗!我刀呢!别拦我!我要砍死这帮狗日的孙子。

  啊!我的心好痛!杜平好歹也是一个武将,真要为我所用,那可抵得上不少人马呢!你们特么就这样随随便便的给宰了,良心会不会痛啊?

  况且杜平、杜升是绑在一起的,若是能招降一个,那另一个自然也是水到渠成。可如今宰了一个杜平,那杜升又岂会归降于我,就算降了,我特么也不敢用他,这肯定是另有所图啊!

  得,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让我失去了一个武将和一个谋士!早知道刚才就少亲两口了,看来真是色字头上一把刀,不过这刀没砍到我,倒是把杜平给砍死了。

  我叹了口气道:“真是世事难料啊!哎!杀了就杀了吧!你们现在立刻去找陈峰等人,告诉他们,我们已经歼灭山贼,让他们来狼牙寨与我们会合。”

  黄巾力士领命而去,我则左拥右抱的走进狼牙寨去了。

  走进山寨,我让薇儿、张宁去屋内休息,我则在山寨里四处闲逛起来。

  你猜我为什么要闲逛?呵呵,当然不是因为闲着无聊。

  我记得上次灭了黑风寨时,系统提示给了我1000金的奖励,可是这次却没有任何奖励,这无外乎两种可能,一是确实没有奖励,二是山贼还未完全消灭,系统暂不发放奖励。

  我个人倾向于后者,毕竟杜升这个已知的山贼如今还好好的活着,如果发放奖励的前提是消灭所有山贼,那么至少也得先把杜升宰了再说。

  不过,这坑爹系统,鬼知道怎么设定的,正所谓靠人不如靠己,我自己在这山寨里搜一搜,没准还能搜到点金银财宝呢!

  经过半个小时的搜寻,果然不出我所料,真特么半毛钱都没找到,这狗日的系统,设定真特么不合理。

  虽然钱是没找到,但食物倒是找到了不少,今晚看来能大饱口福了。

  一想到吃饱喝足之后,就能和薇儿、张宁进行一些深入的互动,我就不由自主的偷笑起来。呵呵,你以为让她俩现在休息,我自己却在忙活,为的是什么?当然是为了让她们今晚有足够的体力与我互动啦!哈哈哈!

  就在我意淫之时,黄巾力士带着那三人进来了,陈峰激动不已,拉着我的手道:“小兄弟,你果然没让我失望,我就知道那些山贼怎么可能是你的对手呢!”

  我笑道:“陈大叔,你太抬举我了。”

  荀慧来到我面前,拜服道:“叶贤弟真是当世奇才,这么点人竟将十余倍的山贼尽数歼灭,实在让我佩服的五体投地。”

  我抱拳还礼顺带装逼道:“荀兄言重了,雕虫小技尔,不足挂齿!”

  郑香跪谢道:“多谢公子替小女子报仇雪恨!”

  我连忙扶起来,继续装逼道:“姑娘不必行如此大礼,我只是做了些自己该做的事,你大可不必放在心上。”

  荀慧闻言,突然也跪谢道:“香儿说的是,若非叶贤弟相救,我恐怕此生难见天日,而她也只能在杜平的魔爪下苟且偷生。如今,我能逃出生天,且与香儿相遇相知,全赖叶贤弟所赐,如此大恩大德,荀某没齿难忘,请受我一拜。”

  特么的,就这么点时间,你俩就勾搭上了?效率够高的啊!我以为我把妹算一流的了,和你荀慧比起来,还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我又扶起荀慧,道:“荀兄切莫如此,折煞我也!你与郑姑娘能够相识,是你们的缘分,我只不过是上天派来给你们牵线搭桥的,你们要谢的是彼此,而非我这个外人。”

  怎么样,就问这碗鸡汤6不6!

  “叶贤弟高风亮节,真我辈楷模!香儿,我们一同拜谢,以示敬意!”说完,他二人一同作揖。

  我作揖回礼道:“我等相识乃是天意,切莫再言谢字。”

  真特么不要再谢我了,这还礼都还的我腰酸背痛了,我晚上还有激烈的运动要做呢,你们现在这样折磨我,是何居心?

  荀慧抱拳道:“既如此,叶贤弟这份恩情,我就记在心里了。”

  我笑道:“甚好!对了,荀兄,今晚我们要在山寨度过,我想何不趁此时,将你二人的婚事操办一下,你看如何?”

  荀慧有些不知所措,郑香则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我见二人均未反对,便大笑道:“既然你二人都不反对,那么就由我这个媒人来定了,今晚你二人就拜堂成亲,洞房花烛!”

  你猜我为什么这么上心他俩的婚事?洞房花烛啊,薇儿和张宁见了肯定也想试试啊?那么我不就有正当理由可以和她们嘿嘿嘿了?为我的机智点赞!哈哈哈!

  姑姑,想不到你的两个侄媳妇长得都这么漂亮,我真担心自己的肾受不受得了。

  (..net)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