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光灵行传->第196章再临之于悲境(中)

第196章再临之于悲境(中)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96章再临之于悲境(中)

  亚瑟跟着贝迪维尔的指示,偷偷摸进了一个房间里。¢£,其实偷偷摸摸根本没有意义,他心里清楚这附近的警卫早被杀光了。

  然后他看到,一个男人坐在地上哭泣。

  寇维斯沮丧地坐在那里,各种研究资料散落一地,好象是为了映衬豹人的颓废。

  "你...你在这里干什么,寇维斯?"亚瑟不解地问。

  "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豹人掩脸哭道,"是我的愚蠢,把那孩子变成了怪物的。又是我,把那怪物愚蠢地抛弃了。你说得对,我真的是一个豹渣,我没有资格做他的爸爸。"

  "呃,你到底在说什么?你还好吗,寇维斯?"亚瑟道,他的目光却一直无法从寇维斯腹部那蔓延开来的一片红色上移开。他知道寇维斯腹部的伤非常的重,再不做点什么的话他真的会死。

  (会死?)

  (会死,又和我有什么关系?)

  亚瑟自己也惊讶了,他居然会去怜悯自己的敌人。

  但是此刻的寇维斯,在亚瑟的眼中,不过是一个虚弱颓废,绝望无助的男人。

  一个成年男人,居然可以在别人面前这样不顾一切地哭泣。他的精神已经脆弱到了一个无可挽回的地步。

  亚瑟看着这样的寇维斯,不禁想起了某个人的身影。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对不起,亚瑟。"男人捧着自己的爱妻绝望地哭泣着。在一旁的是死去的大儿子,还要奄奄一息,濒临死亡的小儿子。

  本来应该忘却的记忆,刺痛着亚瑟的脑袋。

  同一时间,默林却看着地面上的那些资料,他的眼中充满了惊恐,希望,以及绝望的复杂神情。

  "潘多拉。------真的是潘多拉吗?"默林小声嘀咕道,他显得失魂落魄,"在无数个时空之中不断地找寻,终于让我找到你了!"

  贝迪看着房间中失魂落魄的三个人,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走过去搀扶着重伤的寇维斯,小声安慰道:"我们快点走吧,现在...现在还不算迟,拉维斯在等着你回去,托维尔也是。就算你做了怎么样的错事,决不可以就这样死掉。不要死,你的儿子们需要你!"

  "拉维斯------"寇维斯这才想起来,"没错...拉维斯!我必须要救他,他是我仅剩下来的希望了。我------"

  "托维尔就不是吗?"亚瑟愤怒地打断豹人的胡话。

  "......我没有那样的儿子。"寇维斯仍然嘴硬道。

  一记重拳,狠狠地把寇维斯的半边脸打凹,接着,他整个人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墙上!

  "这一拳是我替托维尔打你的,该死的混蛋!"亚瑟吼道。

  寇维斯没有爬起来,他捂着脸,甚至不敢去面对亚瑟。

  "喂,混蛋!站起来啊!?"亚瑟道,"我们继续今天中午的决斗啊!?看来我不用拳头把你打个半死,是消不了这道气的。"

  "不要再打了,再打他真的会死的!"贝迪阻止道。

  "......如果...如果我死了,拉维斯就拜托你们照顾了,可以吗?"寇维斯一脸茫然地道。

  "白痴,你以为我这里是幼儿园啊!?"亚瑟怒道,"谁要帮你照顾孩子!"

  他对着一旁的电脑狠狠地刺出一剑,黄金剑马上把电脑给破坏了。短路燃烧起来的电脑马上引起了大火,点燃了散落一地的资料。

  这正是亚瑟想要的效果。这里污秽丑陋的研究需要被燃烧殆尽才能解亚瑟心头之恨。

  还在呆的默林,看到了火光才回过神来。"火,火?!不!!!"他慌张得连法术都不知道用了,居然脱下长袍用那个来试图扑灭火焰!

  "不要靠近!你想烧死吗?!"贝迪维尔慌忙拉住想跑过去灭火的默林。这么大的火势怎么可能靠一件长袍来扑灭!

  "不!不要烧!那是找到潘多拉的线索啊!!!"默林声嘶力竭地喊道。

  亚瑟没有时间去理会默林的叫喊,他走过去把沮丧的豹人拖出了资料室。『≤,

  火警警报已经开始响起来了,亚瑟这边还剩下一个炸弹还没有安装好。

  "你们搞什么?!警报响了,还没有弄好吗?!"通信器那头的崔斯坦叫道,"快点!"

  他们的慌张其实是多余的。研究所的警备早已被寇维斯杀个精光,现在这里俨然如一座死城,就连资料室的大火也没有任何人赶来扑救。

  亚瑟默默地安装好炸弹,"好了,我们回去吧。"

  "在那之前,先去一个地方。"贝迪维尔道,他对着默林的耳朵嘀咕了几下。

  "知,知道了,这就去。"默林失魂落魄地答道。

  "传送!"

  众人传送到了一间小屋里。简陋的砖瓦房已经日久失修而不断剥落的墙面似乎见证了屋子主人的颓废。

  隆!几公里外的研究所这时候爆炸了,冲天的火光把黑夜照得比白昼还要亮。房子的天花板上抖落了不少的灰尘。

  "......拉维斯!"寇维斯推开亚瑟,自己走进卧室里去。亚瑟怕他逃跑通风报信,也跟了过去。

  那个豹人少年静静地躺在床上,现在仍然昏迷不醒。消瘦的形体让亚瑟明白到这少年不是托维尔,而是贝迪口中说的,托维尔的弟弟。

  他还没有搞懂寇维斯说的是怎么一回事,但是他隐约感觉到寇维斯也只是个受害者。

  "亚瑟......"寇维斯捂着腹部越来越恶化的伤口,跪在亚瑟面前,"我知道我已经不行了,但是......请你救救这个孩子!他是我唯一的希望!为了他,我就算死也可以!"

  "我拒绝。"亚瑟道,"你们一家给我带来的麻烦已经够多了。我才不想再趟这浑------"

  还没有说完,寇维斯自己把一只手臂折断了!

  "这还不够的话再弄断腿也可以!"寇维斯哀求道,"我知道我曾经对你们做了很多过分的事!但是......但是这个孩子是无辜的!请救救这个孩子!你要杀了我也可以,但是......请用我的命...来换...他的...命!我------"

  已经大量失血的豹人突然休克,昏倒在地。

  "你真是卑鄙,寇维斯。"亚瑟捂着脸,一脸疲倦地道,"为什么每一次都把一个烂摊子丢给我去收拾,你这该死的混蛋------"

  明明之前还是敌人。这时候却不得不怜悯他。就连亚瑟也心中暗骂这样的自己没出息。

  第二天早上。

  豹人寇维斯醒来时,现自己躺在床上。

  腹部的伤口有如火烧,内脏里也有如火烧。恐怕是很严重的感染。

  "拉维------"他试图爬起来。

  "你还是别乱动的好。"亚瑟在一旁冷冷地质问道,"谁给你的内脏植入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为什么你们要在内脏里植入光子反射镜和结界生器?那些东西植入内脏里会有用吗?!"

  "......"面对亚瑟的一连串质问,寇维斯只小声地回答了一句:"潘多拉计划......"

  "潘多拉计划到底是什么!快说!"一旁的默林慌忙问道。

  "他们......从一个陨石里......现了一种特殊的叫做[暗子]的物质......那东西会引生物的变异......做出[暗子生物]。"豹人有气无力地道,"他们......他们用那个把我的儿子......变成了怪物。"

  "而你却坐视不管,任由狐人们对你的孩子这样做。你这个父亲做得真够负责任的。"亚瑟斥责道。

  "我没有。我没有!"寇维斯说到这里不禁泪流满面,"我以为那是给我老婆的安胎药。"

  "我明明是那么的相信族长们的啊!"他哭着说。

  "......"亚瑟无言以对了。从一开始他心里就很清楚,寇维斯也是个受害者。但是他满肚子的闷气却无处泄,真想找人骂一顿。但是他面对着这样的寇维斯,又骂不出口,满肚子的闷气只能一直憋着。

  "......没中吗?只是名字相同而已吗?"默林叹了口气。"......看来兽人们想赢这场战争已经想疯了。真的是不择手段,什么卑鄙残酷的事情都干得出来。"

  "人只是为了生存就能够不择手段,换了是我在他们那个立场,恐怕也一样会这样做。"霍尔大公爵这时候走了过来道。

  "大公爵------"

  "好了,让我和他聊聊吧。"霍尔对亚瑟使了个眼色。

  "豹人族的战士啊,你现在有两个选择。"霍尔道,"誓效忠亚瑟的话,你的小命和你儿子的命都会得救。否则,我们就把你和你的儿子从这个医疗室撵出去,你们的生死我们不再负责。"

  "......要我效忠于人类吗?"寇维斯迟疑道。

  "错了,不是效忠。是要你成为奴隶,侍奉亚瑟到死为止。"霍尔更正道,"他把你和你儿子的小命救了回来,要这点报酬不算过分吧?"

  寇维斯无力地闭上眼,叹了口气。他根本就没有选择。拉维斯三天不打点滴就会虚弱致死,他自己的伤没有好几个星期是好不了的,没有抗生素更是死得快。

  "好的。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他叹气道。

  "誓吧。"霍尔用某种魔术刻印似的东西点在豹人的头上,说,"清楚地说出你的誓言。如果你以后敢背叛的话,这个刻印就会马上侵蚀你的脑神经,你会七孔流血,不得好死。"

  "......我,风语者一族的切托维亚.寇维斯,在此誓,从今以后,永远效忠于潘托拉肯的骑士亚瑟.凯尔顿,至死方休。如果日后胆敢背叛我的主人,必定七孔流血,不得好死。"豹人说道。

  "好,完成了。你好好休息吧。"霍尔大公爵收起手指,寇维斯头顶咒文上的光芒开始消退,只留下一个永不磨灭的刻印。

  只有精通魔术的默林心里清楚,这个所谓的誓约刻印,不过是一种在身上刻上记号的纹身魔术而已,根本不具备约束誓言的效果。他知道真正的誓约刻印的魔术,但是他不打算拿出来用。

  "我想见拉维斯......"寇维斯小声说。

  亚瑟指了指一旁的病床。那名豹人少年正在那里安静地沉睡。

  寇维斯安心地合上眼。感染让他昏昏沉沉的,他现在身体根本无法动弹,只好继续安睡。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