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萌妻难哄,首席宠婚甜蜜蜜->第360章 你要不要放我下来

第360章 你要不要放我下来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这反而让关逸云起了疑心,夹着香烟的手紧了一些,烟灰抖落在他深黑色的裤腿上,他竟也没有察觉,湛黑的眼眸冷静的看着萧振海,心里却已经起了几番波动。

  按理说,都是些女人的东西,萧振海不该这么激动才是。

  他不说话,就那么安静的观察着,萧振海这只老狐狸猛地回过神来,不过眨眼的瞬间,便已然将那些异样的表情收住了。

  “如果我不给,你能怎么样?”

  关逸云冷笑一声,微张的薄唇间溢出一口白雾,“你也听见了,外面还留有南景深的人,我脾气从小就不好,易怒易暴躁,这一点,姐夫可是知道得很清楚。”萧振海心里震了震,他的确见识过关逸云有多差的脾气,他那年还没满十岁,暑假的时候过来玩,阴差阳错的发现萧振海在外面安了家,关逸云一怒之下,只身闯到白宛茹家里,敲开门后还是一张微笑着的脸,然而进门之后,他直奔厨房里拿了一把菜刀,对着家具电器一通乱砍,把白宛茹吓得够呛,当时萧静婷还只有一岁,躺在婴儿车里哇哇大哭,白宛茹顾不得那些家具,跑到房间里把门给锁死了,生

  怕他会发疯来砍她和女儿。

  谁能想到才八九岁的孩子,有这么大的气势和手段,谁又会对这么一个孩子设防。萧振海接到白宛茹哭诉的电话,着急忙慌的赶回去,进门就看见满室狼藉,几乎所有东西都被砍坏了,只剩了一张单人沙发还是完好的,因为那张沙发是被关逸云坐着的,他说他怕脏,别的地方都已经坐

  不了了。

  萧振海看着这么一个孩子,恁是吓得一句话都没能够说出来,他居然不慌不忙的,还在这里等着萧振海,更过分的是,他一直留到了晚上,硬要叫白宛茹做了一顿晚饭,他吃完了才离开。做饭的时候,白宛茹把孩子紧紧的栓在怀里,就怕关逸云会突然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小时候便已经能下那么狠的手,就别提现在了,刚才萧静婷被掐住脖子的时候,白宛茹是真的吓坏了,脑子里蓦的回

  想起了多年前的那一幕,到现在,手心里都还是冷的。

  关逸云可不管这几人是怎样的心思,他冷勾着眼角,笑意丝毫不达眼底,冷峻的面庞上,尽是足够能震慑得住他人的威严脸色。

  “姐夫,你要是还想着跟我周旋一会儿,我可是没耐心的,惹急了我,大不了让南景深的人冲进来把你这儿砸了,最后算到南景深头上去,你们又能够说什么呢?”

  萧振海气得浑身都在发抖,他已经分不清颤抖里是否有着惧怕,心底的一股火气正在往头顶上蹿,“你别忘了这是犯法的行为,你以为这是你想胡来就胡来的地方吗!”“是不是能胡来,我还真就胡来了。”关逸云笑咪咪的耸了耸肩,“小时候我敢砸了你情妇的家,现在也敢,我还就笃定了,你不敢捅出去,就像之前那次,现在姐姐虽然没在了,可还有奶奶在,还有一个—

  —你忌惮着的南景深。”

  他一幅“你能拿我怎么样”的表情,看得让人直咬牙。

  白宛茹如临大敌的将萧静婷护在身后,浑身都绷紧了,就怕这个疯子真的做出点什么出人意料的事来,几年前的阴影,到现在还能够清楚的回想起,这个人,她是绝对不敢惹的。

  萧振海咬牙,已经到了不得不妥协的地步了,“东西都被我锁在三楼的阁楼上,你跟我上去拿。”关逸云自信的笑了笑,起身,走到茶几边时,微微躬身,将已经快要燃尽的香烟搁在烟灰缸边缘的凹槽里,没有碾灭,像是故意的留着那一丝青烟,白色的烟雾缓缓的升入空中,最后消隐在了空气里,淡

  成无色,那样悠然闲适,与气氛中的冷凝和紧绷感完全不一样。

  ……

  顾衍开车。

  意意和南景深一同挤在后座里。他将她从萧家里抱出来,到车上了也没有撒手,稳稳的将她放在他腿上,意意已经很克制的想要坐得笔直,可是车子行进的过程中,免不了要擦碰到她,只要碰到了,她又悄悄的将距离挪开一些,即便是

  一个拳头都没达到,只要是能不挨着,那就不挨着。

  “你就不能好好的坐着?”

  南景深忽然开口,意意顿了一瞬,侧眸去看他,对上他湛黑深邃的一双眼眸,又很快的低下头去。

  “我吵醒你了么?”

  上车之后,南景深便睡了,只是这样的睡姿,肯定是睡不安稳的。

  “我没睡着。”

  许是车厢里安静,男人说话的嗓音,有点沙哑,混在他的呼吸里发出声来,既磁性又好听。他大手环在意意的后背,另一手横放在她腿上,宽厚的大掌扶住她的腰身,他骨节分明的手,干净修长,轮廓雅致,意意抬手的时候,不经意擦过他的手背,碰触过的那一小片的皮肤有种酥酥的温热感,

  痒痒的。意意抿唇,觉得很不好意思,也有些羞涩,双手抬高了将头发拢到耳后去,侧身坐在他怀里的角度,能够正面就看见窗外倒退的景致,她都不能借口看别处而躲开他的视线,因为他那双过分深邃好看的眼

  睛,就从上方那样凝视下来,有着很迫人,也很强烈的存在感。

  意意在他的眼神下,被看得连心尖尖都蜷缩起来了。

  他的存在感实在是太强了,就算是一句话也不说,也有着让人无法忽视的魅力,瞬间就将车厢里全都染满了他的气息,男性的荷尔蒙,夹带着些微麝香的馥郁清香,很容易就能让人迷失在其中。

  而且他的气息很近,近到……似乎就在她脸颊旁。

  意意恰好在这时转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南景深放低了姿态,她一侧头,两片干干的唇儿碰到了他挺巧的鼻尖,不小心的吻在他的鼻翼上。

  意意登时怔住了,下巴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南景深的呼吸线。她慌的扭开头去,盯着自己的脚尖看,“你要不要……把我放下来,你也可以……可以睡得舒服一些。”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