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龙引阙->第一百零二章 终得解药离谷

第一百零二章 终得解药离谷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时已深秋,夜里,凉风乍起,吹动着窗外的一丛绿竹,发出沙沙的响声。

  仙婕坐于房中,蜡烛的火焰来回摆动着,借着摇惚的烛光,透过那扇窗子,仙婕隐约可见外面的绿竹左右摇动着,亦如她此刻躁动难安的心。

  “嘭嘭嘭。”忽而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仙婕姑娘,快开门。”中谷管事叫唤道,

  仙婕赶忙起身将门打开,一阵凉风灌入房中,吹拂着仙婕的衣袖和两鬓长黑乌发。

  中谷管事端着一盘药瓶进入仙婕房中,仙婕赶紧关上了房门,说道,

  “今夜,管事姑姑来此有何要事?”

  中谷管事将药盘放在桌台之上,随后看了一眼所有药瓶,取来最左上的一个小药瓶,将那药瓶递予仙婕道,

  “今日是定期服用香毒解药的日子,奉谷主之命前来赐药。”

  仙婕恭谨地从管事手中接过那小药瓶,带着满脸虚情,客气回道:“谢谷主赐药。”

  中谷管事随即端起桌台上的药盘,“我还得给其她姑娘送药,就不打扰姑娘了,切记,务必今夜服用。”说着便端着药盘往外走去。

  仙婕立时跑到前头为中谷管事开门,下意识地望了一眼盘中的药瓶,仙婕看到每一个药瓶侧身都贴有标签,上面写有名字,不禁回想起那日夜探禁地看到的情形,暗思道:“原来那日所见便是众人的解药。”

  谷主走出门外,仙婕说道:“姑姑慢走,恕不相送。”

  中谷管事并未理会,而是端着药盘径直离开了。

  仙婕见中谷管事的身影逐渐淡逝在寂寂暗夜中,便赶紧关上房门,借着烛光,拿出那瓶药,侧身上果然写着司徒仙婕的名字。

  这是继仙婕中香毒以来第一次服用解药,这几日焦急苦等也是为了这解药,如若不然,仙婕早就离开,去寻宗正了。

  见着这瓶解药,仙婕不禁颇有感慨,既有激动,更有半分忧虑和担心。

  拧开红色的瓶塞,将瓶口倾倒在手掌中,一颗尾指大小的药丸便从瓶里滚到掌上,仙婕小心翼翼拿起那枚药丸,举至鼻尖,细细地嗅了嗅它的气味,仔细观察了一番。

  待记住了它的气味和模样后,仙婕复又将药丸放回那小药瓶中。

  随后便一直呆在窗台边,遥望着星空,似若在等待着什么。

  过了半个时辰,一道黑影从空中划过,仙婕面露喜色,她等待的时间和时机均已到来。

  依着上次和那老伯约定的时辰,差不多就是这个时间了,仙婕便立时将房门关严实,换上了夜行衣,并将两块长长的白色布巾塞入左右两袖中。

  吹灭蜡烛之后,仙婕便依着往常那般从窗户遁走。

  仙婕往那道长廊而去,来到那老伯的地牢中,一路甚是顺利,地牢中也果然没有其他人在底下监候。

  见到老伯,仙婕随即从袖中取出那瓶子,将瓶子递予老伯道:“老伯,这便是我的解药,您快给看看,我现在急需更多的解药。”

  老伯从仙婕手中接过解药,看到瓶身‘司徒仙婕’四个字,问道:“你叫司徒仙婕?”

  仙婕点头回道:“正是,还请老伯赶快为我制药。”

  “不急。”老伯一脸淡定从容地说道,

  仙婕却依然一脸急蹙。

  老伯随即解释道:“解药我早已经备好。”

  仙婕一脸疑惑:“老伯上次不是跟我说.....”

  老伯知晓仙婕的意思,故而,未等仙婕说完,遂打断道,

  “上次确实没有解药,姑娘请看。”老伯指着瓶身的名字继续解释道,

  “每一位姑娘都有一个对应的解药,那些人为了防止我私自锻炼解药,便将所有姑娘的解药配方依着名字记录成册,以供我每次按照配方炼药所用,只是,每次我都不知道名字,炼好的药都由她们统一按着册子分发,不过,自姑娘上次来,我便长了个心眼,也心知姑娘来此一趟冒着极大的风险,况且,等看到你带来的解药再行制药也要耗费一段时间,如此,你便又要冒着风险再来一趟,想着最近几日,我也只有一次炼制解药,所以我便将那次所炼的十二份解药都备份了许多粒。”

  仙婕听后内心一阵感动,觉着眼前的老伯很是替他人着想,只是细细思考,心中又有疑惑,便又问道:“可是,老伯怎知十二份解药中,究竟哪一份才是我的?”

  老伯打开手中药瓶的瓶塞,将药丸倒在手掌,随后用另一只手将药丸捏在两指之间,指着药丸说道,

  “姑娘,请看,这药丸细细一看,便会发现,上面有五个小孔,这是我用针扎的小孔,为了标记所用。”

  老伯道完,随后转身往另外一边的药柜而去,抽出一块抽屉,从里面取来一瓶解药,递予仙婕道:“此药我只多炼了三十六粒,依着药效保存的日期,可保你三年无恙。”

  仙婕从老伯手中接过药瓶,打开瓶塞,从里面倒出一粒,看着药丸的模样,嗅着它的味道,觉着似若和那枚解药并无二致。

  老伯看出了仙婕的心思,遂说道:“放心吧!这瓶子的侧面,我用小刀刻了五个小点,错不了。”

  仙婕仔细望了望瓶身,确实有五个小刀刻画的小点,便立即跪在老伯之前,

  “老伯大恩,仙婕永生永世铭记于心,他日若得良机,定会回来解救老伯。”

  那老伯立即扶起仙婕,神色哀伤地说道:“不必了,你若真的有感激之心,老伯不奢求你救我出去,倒是有一未了心事,还请姑娘出去后能够替我完成。”

  “老伯有何未了心事?直说,我若能够完成,定尽力而为。”仙婕回复道,

  老伯呼了口深长之气,对仙婕语重心长地说道,

  “我姓吴,叫吴长天,我师父便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鬼医圣手朱羽,我本是一名医者,所谓医者仁心,我却在此做着有违天道本心之事,实在惭愧,可是,我也是有苦衷的,谷主当年以我一家老小威胁我,我不得不从,他们每个月都会定时将小儿信件递予我看,小儿信件藏有暗语,我将所有信件暗语一连方才得知,小儿已经想好妙计逃脱,自前两个月开始,我便一直没有收到小儿的信件,依着我的直觉,我全家老少要么早已丧命,要么就是成功逃脱了谷主的魔爪。”

  仙婕似乎听明白了老伯的意思,便续问道:“所以,老伯是要拜托我出去后去寻找您家人的下落,对吧?”

  吴长天点头道,“正是。”

  “好!我答应您。”仙婕自觉身受老伯大恩,又觉着老伯甚是可怜,便爽口答应。

  吴长天听到仙婕答应了,亦觉了了一桩心事,不禁将心中这块沉积了多年的大石终于压下,随后吴长天从自己身上撕下一块布衫,咬破自己的手指,在白色布衫上写下仙婕解药的配方。

  鲜红的血映透布衫背面,渲染开来,仙婕疑惑道:“老伯,你这是干嘛?”

  吴长天并未回复,而是用左手做了一个勿要打扰的手势,但见吴长天严肃认真之模样,仙婕便不再打扰。

  待完字落定,吴长天便将那块布衫轻轻折了几下下,递予仙婕道:“此乃你的解药配方,若是能够觅得我的儿子,他继承了我鬼门医学,定能帮你配出解药,若是我儿已经遭遇不测,你可以去找我的师弟胡适聪,他亦能给你配出解药。”

  说着便用左手抓住仙婕的右手掌,右手将这块布衫塞到仙婕手掌之中,手指上渗出的鲜血滴落在仙婕手掌之中,仙婕将这块透着明晃晃的红色印子的布衫紧紧抓在手中,觉着它沉甸至极,眼前老伯似乎在交托一份遗嘱那般,他对自己的恩情很是深重,让仙婕有些难以承载。

  随后,吴长天拖着脚镣来到墙角,抠开墙角一块地砖,从地砖上取来一个匣盒,他打开匣盒,取出匣盒中的一本书册,复又将匣盒放回墙角,铺回那块地砖。

  仙婕望在眼里,一脸迷惑。

  吴长天拿着那卷书册来到仙婕之前,对仙婕说道:“这本书册囊括师父毕生所学,包含鬼门医学精粹,师父临终前将它传授于我,我这些年做了许多违背天道人德之事,本是该死之人,又怕自我死后,鬼门医学从此断留后世,遂苟延残喘至今,如今,见到你也算是上天安排的缘分,我将此书册交予你,求你务必交到我儿或者我的师弟胡适聪手上。”

  说着便跪倒在仙婕身前,两手颤抖着托举着那本书册,大声恳求道,

  “求姑娘了!”

  看着吴长天颤抖的双手,仙婕能够感受到那本书对于吴长天的份量和意义,也深深明白,自己从他手中接过那本书册,自身所承载的那份使命和责任,于是乎,仙婕有些犹豫了。

  “姑娘若是不答应,我便长跪于此。”吴长天再次恳求道,

  仙婕面对吴长天的诚挚恳求,想着时间也不可耽搁太久,便不再犹豫,果断扶起吴长天,说道,

  “好,我答应您。”

  说着便从他手中接过那本书册,塞入自己怀中。

  吴长天见自己心中两大心事均有所托,便心下大安,遂言道,

  “姑娘快走吧!再过片刻便要有人进来了。”

  仙婕自觉耽搁的时间已经太久,便拜别吴长天,动身离开。

  公告:网文联赛本赛季海选阶段最后三周!未参加的小伙伴抓紧了!重磅奖金、成神机会等你来拿!点此参与

  (..net)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