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都市少帅->第3877章 大王

第3877章 大王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喝完茶,吃完点心,楚天见到叶无双身子有些抖动脸色也变惨白,就知道她今天耗费精力过甚,于是就起身送她回叶家,叶无双不肯让司机开车,执意要楚天亲自送她到门口,毫不掩饰告知……

  她想要两人多呆片刻。

  面对绝色女人并不算过分的要求,加上叶无双拿出干姐姐的名头,楚天只能遵从她指令做护花使者,只是楚天刚刚踩下油门,叶无双就找借口累了,毫不避忌的躺在他腿上,让后者苦笑不得。

  甚至楚天还有一点小小担心!他心里很明白,叶无双矜持冷艳的表面下,是如何一颗火烫的心和欲望的躯体,所以他开车过程中免不了戒备叶无双动作,生怕当初霍无醉的故事再次狗血重现。

  “这车子有点热。”

  叶无双忽然冒出一句,还没等楚天告知是给她身体保暖,女人就挑开两颗纽扣,一抹黑色蕾丝在衣衫中若隐若现,低头扫过一眼的楚天迅速移开目光,他能够嗅到空气中淡若游丝的异样气息。

  车子横在一处红灯前,足足一百二十秒!

  度日如年!楚天心里狠狠冒出这四个字,感觉到腹部被有意无意磨蹭的他,咬着牙低头看去,叶无双媚眼如丝,脸颊一丝悠悠晕红如同最深情的诱惑,不浓不淡的情.欲潜藏在迷离的眸子中。

  这种如同情人的抚摸般诱惑让楚天血液沸腾,最妖异的是,叶无双嘴唇的潘多拉盒子在楚天身上蜻蜓点水地掠过,看似无意却有心,仿佛舞曲,精神上的魅惑无时无刻不在感染着肉体的亢奋。

  不动心,那是假的,不但动心了,而且身体也做出了最诚实最原始的反应,楚天感觉自己真的快被叶无双成功了,于是他迅速偏转目光,这一转,却清晰见到叶无双修长双腿勾出的弧线。

  楚天能够敏锐地感受到叶无双身上每一个沟堑的诱惑。

  如果换成别的女人,楚天绝对会一把撂翻腿上的叶无双,可她是叶无双,这三个字就像是泰山般沉重压着楚天的神经,享受片刻的欢悦不难,难的是以后相处和面对,叶家女人岂是玩玩就可?

  “弟弟,我是不是发烧了?”

  叶无双迷离的眸子闪烁着诱人的情.欲光芒,在车内的轻音乐中,她伸出滑嫩修长的手,抓住楚天的手,叶无双的脸红如血,缓缓引向自己的额头,但手到途中却被她压下,牢牢按在丰满胸膛。

  下一秒,叶无双用另一只手勾住了楚天的脖子,上挺,还微微张开红唇,清亮的眸子理智全然退褪去,剩下的只是能够让所有雄性暴乱的诱惑!诱惑!仿佛在告诉楚天,她想要婉转承欢!

  绝色佳人,全力,佛祖也会还俗。

  “弟弟,我不要将来!我只要现在!”

  楚天争执片刻终究在叶无双这字眼中丧失最后抵抗,两个人的脑袋一上一下越靠越近,终于!两人的嘴唇紧紧地粘合在一起,彼此能够最直接地感受到对方的欲望和对方的温度,唇齿相交……

  叶无双的舌头长驱直入伸进楚天的嘴里,格外小巧的舌头滑腻而灵活,车厢内暧昧无比!微小的吸.允声,嘴唇粘合声,还有另一个是指尖的滑腻无时无刻不在他的脑海中写下两个字:尤物!

  就当两人享受暧昧时,一个喇叭声响起。

  瞬间被惊醒的楚天松开叶无双,坐直身子向声源处望去,后者也一脸无奈坐起来整理衣服,同时让长发低垂遮脸不让人发现自己身份,脸色微红的她虽没吃到禁果,但心里多少还是显得满足。

  因此她靠在椅子上轻笑,任由楚天应付打扰之徒。

  一辆红色宝马正对着楚天所在的白色宝马鸣喇叭,显得三分嚣张七分无聊,楚天勾起一抹讥嘲,在微开的一条缝隙中,他清晰见到红色宝马探出一个南韩男子,对着自己大声喊道:“好车!”

  只是他的笑容很鄙夷。

  楚天正疑惑时,一百二十秒的红灯变成了绿灯,南韩男子对楚天比了一下中指,随后那辆红色宝马就一下开了过去,楚天脸上划过一丝讥讽,踩下油门继续开着自己的车:“真是个无聊人。”

  叶无双靠在楚天身边,轻车熟路笑道:“人家在激怒你飙车。”

  再度嗅到叶无双身上的气息,联想到刚才的活色生香,楚天心里百般杂陈,有两人关系越过雷池的忐忑不安,也有暧昧偷情的刺激心跳,就在念想中,叶无双善解人意一笑:“不要想太多。”

  “一切都是姐姐的错。”

  楚天依然苦笑:“是我没把持住!

  他想再说点什么,刚才冲过去的红色宝马忽然速度减缓,等到楚天匀速超过它一截时,它又发力超过楚天的车,里面坐着的南韩男子还不断打着手势,正如叶无双所说,那家伙要和楚天赛车。

  楚天没有理会他的叫嚣,毕竟他不会傻到争这口气,但这人实在无聊,三番五次这样做,好几次还差点擦到楚天的车身,看样子是要纠缠到底,泥人都有土性,更何况楚天此时有点心烦意乱。

  楚天减缓速度,准备等对方开过去后,再猛踩油门撞他一下,只是还没有把念头付诸实践,公路上又多了二十几辆豪车,呜呜直响,在公路上发出刺耳的声音,随后它们就狠狠堵住红色宝马。

  车门打开,涌出一大批男女。

  在楚天把车子停下来时,他就见到何耀祖领着几个人走来,何二少把叼着的雪茄直接戳在红色宝马车身,随后走到楚天面前行礼:“老大,我刚才正好见到那废柴超你车,所以就赶了过来。”

  “你怎么在这?”

  楚天把叶无双留在车里面,自己钻了出来:“季子呢?”

  “季子回东瀛处理事情了。”

  何耀祖又叼起一根雪茄,手指一挥中,身后数名上档次的同伴立刻对楚天行礼,同时,何二少很诚实的开口:“今晚呆在家里有点沉闷,所以我就约兄弟们出来散心,谁知见到废柴挑衅你。”

  说到这里,他还夹着雪茄一点红色宝马:“砸了!”

  随着他这话落下,二十多名衣光鲜艳的公子小姐立刻从车上拿出硬物,二话不说就对红色宝马砸起来,楚天也没有制止他们的冲动,那个南韩家伙也确实嚣张过头,让他吃点苦头还是不错的。

  砰砰砰!

  车子不断晃动,警报不断刺耳响起,玻璃也一点点碎裂,在楚天扫视被砸的红色宝马时,何耀祖也偷偷瞄了一眼楚天车子,清晰捕捉到叶无双的曼妙身影,还有微微低头欲语还休的一抹羞涩。

  何耀祖不由暗叹起来:老大就是老大,连叶家女人也敢碰!

  “最近京城有什么诡异之事吗?”

  楚天尽管很少动用英才堂的资源,但并不表示他忽略何耀祖他们的力量,相反他正准备全力建设和打造这个堂口,听到楚天的询问,何耀祖眯起眼睛想了一会,随即摇摇头:“平安无事。”

  “这些日子中央神经绷紧,没有谁敢往枪口撞。”

  楚天似乎预料到了这个结果,所以并没有太大失望,转而指着快要报废的红色宝马,淡淡开口:“让他们都别砸了!把里面那个南韩家伙拖出来,教训几句就算!没必要跟他们斤斤计较。”

  何耀祖忙点点头,随后就让人砸开车门拖人过来。

  红色宝马的主人被这突发事件吓得魂不附体,他浑身筛糠,站都站不稳,被四个公子哥架着拖到楚天面前,楚天发现他满头都是汗水,背部更是湿透了,楚天连教训兴趣都没有,手指一挥……

  南韩男子看到这动作以为要杀他,顿时杀猪般叫了起来:“大哥啊,爷爷,不要啊,我是南韩柳家人呀,爷爷大哥啊,你们要多少钱我都给你呀!你们千万不要杀我啊,我错了,我真错了!”

  几名公子哥本来已经把他拖出几米,但柳正民一面大喊,一面奋力瞪着地面,硬生生又是回到楚天的面前,为了生存当真使出了吃奶的劲:“我不该超车,我不该挑衅你们啊,我愿意赔钱。”

  楚天没好气的笑了起来:“赔钱?你有多少钱?”

  南韩男子口吐白沫,三魂六魄都快没了,眼见事情有转机立刻大声说:“大王大王,我父亲是南韩柳氏集团主席,我姐姐是南韩奕剑大师的高徒,我是柳氏一经理,但很快就要上位了。”

  “大王啊,爷爷,我非常仰慕你们这些英雄好汉。”

  他全身摇晃挣扎:“我一定支持你们的事业!感谢上帝,你们绑我吧,我老爹一定赎我!要是你们觉得不够,我提供我爹我姐的详细情报,你们把他们也绑了!我家一定给你们很多很多钱!”

  没有人问他,他竟然什么都说了出来,甚至连绑架这个主意都想了出来,连何耀祖都止不住笑了起来,手中雪茄砸在他身上笑骂:“真他妈是一个垃圾!想折腾几下都没兴趣!老大,放他?”

  “你姐姐叫什么名字?”

  楚天淡淡一笑,踏前一步开口:“告诉我!”

  “柳恩惠!”

  没有犹豫,南韩男子马上回道:“我姐姐叫柳恩惠!大王,你是不是想上她?我来安排!我有迷药!还有祖传最厉害的哑药!我可以让你轻松上她!她身材一级棒,练过武,够坚韧够丰满。”

  他神情振奋的阐述着自己手段:“我会把她骗到一酒店套房吃饭,然后在她饭里下药,如果你想要省事直接上,那我就下迷药,她到时就会任由你摆布,如果你想刺激一点,那我就用哑药。”

  “吃了哑药,她意识清醒但喊不出声……”

  “你确实是一个人渣!”

  楚天很赞许的点点头:随后他很快就想起了奕剑大师以命换命的柳恩惠,脸上不由掠过一抹淡淡笑意,山不转水转,想不到跟自己有深仇的柳恩惠竟然来了天朝,希望她不是来找自己麻烦的。

  不然,柳恩惠的小命就要丢在天朝,那可就辜负了奕剑大师一番心意!要知道奕剑大师当时是能突围不突围,能鱼死网破却不死拼,心甘情愿葬身火海来换柳恩惠小命,其行为让楚天敬重到今。

  “你们柳氏不是在南韩吗?”

  楚天淡淡抛出第二个问题:“来天朝干吗?”

  “我们来旅游,不,是来考察!”

  南韩男子在三名公子哥微微松开他时,更加珍惜难得的活命机会:“因为南韩金家发展太快,还有强硬的靠山,所以柳恩惠他们准备来天朝投资建厂,不过我不相信,我觉得她在转移资产。”

  “想要我将来继承的少点,所以我就坚持跟过来考察。”

  说到这里,他变得愤愤不平:“但那女人今晚却把我抛弃在酒店,说她要参加什么同学聚会,我怀疑她是去密谋夺我股份,可我不知她去了哪里,所以就一个人飙车发泄,谁知招惹了大王。”

  “大王恕罪,大王饶命!”

  接着他补充上一句:“钓X鱼岛是中国的!”

  何耀祖他们望着这南韩家伙几乎石化,随后何二少喃喃自语:“我一直以为自己算得上卑鄙无耻,但今晚跟这小子比起来简直就是萤火虫啊,老大,这小子绝对是一个可雕的朽木啊。”

  “谢谢大王夸奖!”

  南韩男子受宠如惊的喊道:“我愿意投靠你们,我叫柳正民,正义之民!我本是柳氏集团第一顺序继承人,柳氏家族的财产也都是我的,我本来等拿到手就把它卖了,然后每天吃喝嫖赌吹。”

  “可惜我姐姐忽然锸入一脚,让我地位大受威胁。”

  “大王,如果你们把我姐姐绑走,我愿意给你们三成家产。”

  楚天一脸苦笑,接着揉揉脑袋开口:“耀祖,把这小子给我带上!”他望着柳正民开口:“你不是想知道你姐姐去了哪里吗?我知道她在哪聚会,我可以带你去看,不过你千万不要玩花样。”

  “不然我就把你砸成车一样。”

  他一指几近报废的宝马,柳正民忙打了一个冷颤,再次点头哈腰表示明白,楚天重新钻进车里,把事情简单跟叶无双一说,后者也忍俊不禁道:“看来每个国家每个家族都会有一两个败类。”

  “没错!只是南韩这败类,我喜欢。”

  楚天眼里闪过一丝笑意,如果对自己恨之入骨的柳恩惠不来天朝,不跟任晓璐搅在一起,或许他不会看柳正民一眼,但柳恩惠竟然诡异冒出,他就不得不做打算,毕竟那女人时刻不忘杀自己。

  何况,她当初斩断过旭哥的手。

  楚天把叶无双送到叶家门口,随后就钻进帅军兄弟车里,让他们直接去叶无双提供的聚福楼,看看那奕剑大师的高徒是不是柳恩惠,再探探任晓璐究竟在玩什么花样,免得被女人暗中捅刀子。

  聚福楼,京城一间至尊会所,不算最奢华最糜烂,但也有一定的档次,至少厕所挂着的油画价值十万人民币,每晚平均个人消费达万元,这样一个消金窟内,却依然是每天人来人往车进车出。

  在何耀祖陪同下,楚天很自由的踏入聚福楼溜达,随后端着一杯红酒的楚天,在一隐蔽角落的圆桌沙发上站住,五个南韩人,三男两女,个个服饰华丽昂贵,容颜精致帅气,此刻正谈笑风生。

  这是会所今晚唯一的南韩群客,只是楚天却一个不认识。

  不过,楚天很快发现正中的女子身躯一震,清凉目光瞬间变得恶毒阴狠,他不由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这女人不是印象中的柳恩惠,尽管身材气质都有八分相似,可容颜的确跟记忆中画面不同。

  何耀祖一舔嘴唇:“老大,有那女人吗?”

  楚天摇摇头:“形态相似,面貌不同。”

  “那就是她了,你该知道,南韩人就喜欢整容。”

  何耀祖不以为然的回道,一语惊醒梦中人!楚天恍然大悟的点点头,随后重新扫视对方面容,还有对方目光中渐渐凝聚的杀伐,这时,一名南韩女子发现楚天久站打量,立刻站起来尖声训斥:“哪里来的混帐东西,那双贼眼睛往哪儿瞄呢?”

  “啪!”

  一声耳光脆响!

  何耀祖飘身上前,狠狠一巴掌将那名南韩女子扇倒在地,指印清晰、鲜血溅射!随后出声骂道:“老子的地盘,老子想干吗就干吗,你们管得着吗?再敢出言不逊,老子把你们全剁了喂狗。”

  显然,他要把水搅混。

  “少帅,对不起!”

  一个声音从侧边淡淡传来,一身黑衣的任晓璐站在楚天面前,微微低头:“我朋友如果招惹到你不高兴,我替他们说声对不起!毕竟他们刚从南韩来京城,有什么规矩不对还请你多多包涵。”

  楚天轻轻一笑,背负着手开口:“怎么?怕我杀了他们?”喝完茶,吃完点心,楚天见到叶无双身子有些抖动脸色也变惨白,就知道她今天耗费精力过甚,于是就起身送她回叶家,叶无双不肯让司机开车,执意要楚天亲自送她到门口,毫不掩饰告知……

  她想要两人多呆片刻。

  面对绝色女人并不算过分的要求,加上叶无双拿出干姐姐的名头,楚天只能遵从她指令做护花使者,只是楚天刚刚踩下油门,叶无双就找借口累了,毫不避忌的躺在他腿上,让后者苦笑不得。

  甚至楚天还有一点小小担心!他心里很明白,叶无双矜持冷艳的表面下,是如何一颗火烫的心和欲望的躯体,所以他开车过程中免不了戒备叶无双动作,生怕当初霍无醉的故事再次狗血重现。

  “这车子有点热。”

  叶无双忽然冒出一句,还没等楚天告知是给她身体保暖,女人就挑开两颗纽扣,一抹黑色蕾丝在衣衫中若隐若现,低头扫过一眼的楚天迅速移开目光,他能够嗅到空气中淡若游丝的异样气息。

  车子横在一处红灯前,足足一百二十秒!

  度日如年!楚天心里狠狠冒出这四个字,感觉到腹部被有意无意磨蹭的他,咬着牙低头看去,叶无双媚眼如丝,脸颊一丝悠悠晕红如同最深情的诱惑,不浓不淡的情.欲潜藏在迷离的眸子中。

  这种如同情人的抚摸般诱惑让楚天血液沸腾,最妖异的是,叶无双嘴唇的潘多拉盒子在楚天身上蜻蜓点水地掠过,看似无意却有心,仿佛舞曲,精神上的魅惑无时无刻不在感染着肉体的亢奋。

  不动心,那是假的,不但动心了,而且身体也做出了最诚实最原始的反应,楚天感觉自己真的快被叶无双成功了,于是他迅速偏转目光,这一转,却清晰见到叶无双修长双腿勾出的弧线。

  楚天能够敏锐地感受到叶无双身上每一个沟堑的诱惑。

  如果换成别的女人,楚天绝对会一把撂翻腿上的叶无双,可她是叶无双,这三个字就像是泰山般沉重压着楚天的神经,享受片刻的欢悦不难,难的是以后相处和面对,叶家女人岂是玩玩就可?

  “弟弟,我是不是发烧了?”

  叶无双迷离的眸子闪烁着诱人的情.欲光芒,在车内的轻音乐中,她伸出滑嫩修长的手,抓住楚天的手,叶无双的脸红如血,缓缓引向自己的额头,但手到途中却被她压下,牢牢按在丰满胸膛。

  下一秒,叶无双用另一只手勾住了楚天的脖子,上挺,还微微张开红唇,清亮的眸子理智全然退褪去,剩下的只是能够让所有雄性暴乱的诱惑!诱惑!仿佛在告诉楚天,她想要婉转承欢!

  绝色佳人,全力,佛祖也会还俗。

  “弟弟,我不要将来!我只要现在!”

  楚天争执片刻终究在叶无双这字眼中丧失最后抵抗,两个人的脑袋一上一下越靠越近,终于!两人的嘴唇紧紧地粘合在一起,彼此能够最直接地感受到对方的欲望和对方的温度,唇齿相交……

  叶无双的舌头长驱直入伸进楚天的嘴里,格外小巧的舌头滑腻而灵活,车厢内暧昧无比!微小的吸.允声,嘴唇粘合声,还有另一个是指尖的滑腻无时无刻不在他的脑海中写下两个字:尤物!

  就当两人享受暧昧时,一个喇叭声响起。

  瞬间被惊醒的楚天松开叶无双,坐直身子向声源处望去,后者也一脸无奈坐起来整理衣服,同时让长发低垂遮脸不让人发现自己身份,脸色微红的她虽没吃到禁果,但心里多少还是显得满足。

  因此她靠在椅子上轻笑,任由楚天应付打扰之徒。

  一辆红色宝马正对着楚天所在的白色宝马鸣喇叭,显得三分嚣张七分无聊,楚天勾起一抹讥嘲,在微开的一条缝隙中,他清晰见到红色宝马探出一个南韩男子,对着自己大声喊道:“好车!”

  只是他的笑容很鄙夷。

  楚天正疑惑时,一百二十秒的红灯变成了绿灯,南韩男子对楚天比了一下中指,随后那辆红色宝马就一下开了过去,楚天脸上划过一丝讥讽,踩下油门继续开着自己的车:“真是个无聊人。”

  叶无双靠在楚天身边,轻车熟路笑道:“人家在激怒你飙车。”

  再度嗅到叶无双身上的气息,联想到刚才的活色生香,楚天心里百般杂陈,有两人关系越过雷池的忐忑不安,也有暧昧偷情的刺激心跳,就在念想中,叶无双善解人意一笑:“不要想太多。”

  “一切都是姐姐的错。”

  楚天依然苦笑:“是我没把持住!

  他想再说点什么,刚才冲过去的红色宝马忽然速度减缓,等到楚天匀速超过它一截时,它又发力超过楚天的车,里面坐着的南韩男子还不断打着手势,正如叶无双所说,那家伙要和楚天赛车。

  楚天没有理会他的叫嚣,毕竟他不会傻到争这口气,但这人实在无聊,三番五次这样做,好几次还差点擦到楚天的车身,看样子是要纠缠到底,泥人都有土性,更何况楚天此时有点心烦意乱。

  楚天减缓速度,准备等对方开过去后,再猛踩油门撞他一下,只是还没有把念头付诸实践,公路上又多了二十几辆豪车,呜呜直响,在公路上发出刺耳的声音,随后它们就狠狠堵住红色宝马。

  车门打开,涌出一大批男女。

  在楚天把车子停下来时,他就见到何耀祖领着几个人走来,何二少把叼着的雪茄直接戳在红色宝马车身,随后走到楚天面前行礼:“老大,我刚才正好见到那废柴超你车,所以就赶了过来。”

  “你怎么在这?”

  楚天把叶无双留在车里面,自己钻了出来:“季子呢?”

  “季子回东瀛处理事情了。”

  何耀祖又叼起一根雪茄,手指一挥中,身后数名上档次的同伴立刻对楚天行礼,同时,何二少很诚实的开口:“今晚呆在家里有点沉闷,所以我就约兄弟们出来散心,谁知见到废柴挑衅你。”

  说到这里,他还夹着雪茄一点红色宝马:“砸了!”

  随着他这话落下,二十多名衣光鲜艳的公子小姐立刻从车上拿出硬物,二话不说就对红色宝马砸起来,楚天也没有制止他们的冲动,那个南韩家伙也确实嚣张过头,让他吃点苦头还是不错的。

  砰砰砰!

  车子不断晃动,警报不断刺耳响起,玻璃也一点点碎裂,在楚天扫视被砸的红色宝马时,何耀祖也偷偷瞄了一眼楚天车子,清晰捕捉到叶无双的曼妙身影,还有微微低头欲语还休的一抹羞涩。

  何耀祖不由暗叹起来:老大就是老大,连叶家女人也敢碰!

  “最近京城有什么诡异之事吗?”

  楚天尽管很少动用英才堂的资源,但并不表示他忽略何耀祖他们的力量,相反他正准备全力建设和打造这个堂口,听到楚天的询问,何耀祖眯起眼睛想了一会,随即摇摇头:“平安无事。”

  “这些日子中央神经绷紧,没有谁敢往枪口撞。”

  楚天似乎预料到了这个结果,所以并没有太大失望,转而指着快要报废的红色宝马,淡淡开口:“让他们都别砸了!把里面那个南韩家伙拖出来,教训几句就算!没必要跟他们斤斤计较。”

  何耀祖忙点点头,随后就让人砸开车门拖人过来。

  红色宝马的主人被这突发事件吓得魂不附体,他浑身筛糠,站都站不稳,被四个公子哥架着拖到楚天面前,楚天发现他满头都是汗水,背部更是湿透了,楚天连教训兴趣都没有,手指一挥……

  南韩男子看到这动作以为要杀他,顿时杀猪般叫了起来:“大哥啊,爷爷,不要啊,我是南韩柳家人呀,爷爷大哥啊,你们要多少钱我都给你呀!你们千万不要杀我啊,我错了,我真错了!”

  几名公子哥本来已经把他拖出几米,但柳正民一面大喊,一面奋力瞪着地面,硬生生又是回到楚天的面前,为了生存当真使出了吃奶的劲:“我不该超车,我不该挑衅你们啊,我愿意赔钱。”

  楚天没好气的笑了起来:“赔钱?你有多少钱?”

  南韩男子口吐白沫,三魂六魄都快没了,眼见事情有转机立刻大声说:“大王大王,我父亲是南韩柳氏集团主席,我姐姐是南韩奕剑大师的高徒,我是柳氏一经理,但很快就要上位了。”

  “大王啊,爷爷,我非常仰慕你们这些英雄好汉。”

  他全身摇晃挣扎:“我一定支持你们的事业!感谢上帝,你们绑我吧,我老爹一定赎我!要是你们觉得不够,我提供我爹我姐的详细情报,你们把他们也绑了!我家一定给你们很多很多钱!”

  没有人问他,他竟然什么都说了出来,甚至连绑架这个主意都想了出来,连何耀祖都止不住笑了起来,手中雪茄砸在他身上笑骂:“真他妈是一个垃圾!想折腾几下都没兴趣!老大,放他?”

  “你姐姐叫什么名字?”

  楚天淡淡一笑,踏前一步开口:“告诉我!”

  “柳恩惠!”

  没有犹豫,南韩男子马上回道:“我姐姐叫柳恩惠!大王,你是不是想上她?我来安排!我有迷药!还有祖传最厉害的哑药!我可以让你轻松上她!她身材一级棒,练过武,够坚韧够丰满。”

  他神情振奋的阐述着自己手段:“我会把她骗到一酒店套房吃饭,然后在她饭里下药,如果你想要省事直接上,那我就下迷药,她到时就会任由你摆布,如果你想刺激一点,那我就用哑药。”

  “吃了哑药,她意识清醒但喊不出声……”

  “你确实是一个人渣!”

  楚天很赞许的点点头:随后他很快就想起了奕剑大师以命换命的柳恩惠,脸上不由掠过一抹淡淡笑意,山不转水转,想不到跟自己有深仇的柳恩惠竟然来了天朝,希望她不是来找自己麻烦的。

  不然,柳恩惠的小命就要丢在天朝,那可就辜负了奕剑大师一番心意!要知道奕剑大师当时是能突围不突围,能鱼死网破却不死拼,心甘情愿葬身火海来换柳恩惠小命,其行为让楚天敬重到今。

  “你们柳氏不是在南韩吗?”

  楚天淡淡抛出第二个问题:“来天朝干吗?”

  “我们来旅游,不,是来考察!”

  南韩男子在三名公子哥微微松开他时,更加珍惜难得的活命机会:“因为南韩金家发展太快,还有强硬的靠山,所以柳恩惠他们准备来天朝投资建厂,不过我不相信,我觉得她在转移资产。”

  “想要我将来继承的少点,所以我就坚持跟过来考察。”

  说到这里,他变得愤愤不平:“但那女人今晚却把我抛弃在酒店,说她要参加什么同学聚会,我怀疑她是去密谋夺我股份,可我不知她去了哪里,所以就一个人飙车发泄,谁知招惹了大王。”

  “大王恕罪,大王饶命!”

  接着他补充上一句:“钓X鱼岛是中国的!”

  何耀祖他们望着这南韩家伙几乎石化,随后何二少喃喃自语:“我一直以为自己算得上卑鄙无耻,但今晚跟这小子比起来简直就是萤火虫啊,老大,这小子绝对是一个可雕的朽木啊。”

  “谢谢大王夸奖!”

  南韩男子受宠如惊的喊道:“我愿意投靠你们,我叫柳正民,正义之民!我本是柳氏集团第一顺序继承人,柳氏家族的财产也都是我的,我本来等拿到手就把它卖了,然后每天吃喝嫖赌吹。”

  “可惜我姐姐忽然锸入一脚,让我地位大受威胁。”

  “大王,如果你们把我姐姐绑走,我愿意给你们三成家产。”

  楚天一脸苦笑,接着揉揉脑袋开口:“耀祖,把这小子给我带上!”他望着柳正民开口:“你不是想知道你姐姐去了哪里吗?我知道她在哪聚会,我可以带你去看,不过你千万不要玩花样。”

  “不然我就把你砸成车一样。”

  他一指几近报废的宝马,柳正民忙打了一个冷颤,再次点头哈腰表示明白,楚天重新钻进车里,把事情简单跟叶无双一说,后者也忍俊不禁道:“看来每个国家每个家族都会有一两个败类。”

  “没错!只是南韩这败类,我喜欢。”

  楚天眼里闪过一丝笑意,如果对自己恨之入骨的柳恩惠不来天朝,不跟任晓璐搅在一起,或许他不会看柳正民一眼,但柳恩惠竟然诡异冒出,他就不得不做打算,毕竟那女人时刻不忘杀自己。

  何况,她当初斩断过旭哥的手。

  楚天把叶无双送到叶家门口,随后就钻进帅军兄弟车里,让他们直接去叶无双提供的聚福楼,看看那奕剑大师的高徒是不是柳恩惠,再探探任晓璐究竟在玩什么花样,免得被女人暗中捅刀子。

  聚福楼,京城一间至尊会所,不算最奢华最糜烂,但也有一定的档次,至少厕所挂着的油画价值十万人民币,每晚平均个人消费达万元,这样一个消金窟内,却依然是每天人来人往车进车出。

  在何耀祖陪同下,楚天很自由的踏入聚福楼溜达,随后端着一杯红酒的楚天,在一隐蔽角落的圆桌沙发上站住,五个南韩人,三男两女,个个服饰华丽昂贵,容颜精致帅气,此刻正谈笑风生。

  这是会所今晚唯一的南韩群客,只是楚天却一个不认识。

  不过,楚天很快发现正中的女子身躯一震,清凉目光瞬间变得恶毒阴狠,他不由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这女人不是印象中的柳恩惠,尽管身材气质都有八分相似,可容颜的确跟记忆中画面不同。

  何耀祖一舔嘴唇:“老大,有那女人吗?”

  楚天摇摇头:“形态相似,面貌不同。”

  “那就是她了,你该知道,南韩人就喜欢整容。”

  何耀祖不以为然的回道,一语惊醒梦中人!楚天恍然大悟的点点头,随后重新扫视对方面容,还有对方目光中渐渐凝聚的杀伐,这时,一名南韩女子发现楚天久站打量,立刻站起来尖声训斥:“哪里来的混帐东西,那双贼眼睛往哪儿瞄呢?”

  “啪!”

  一声耳光脆响!

  何耀祖飘身上前,狠狠一巴掌将那名南韩女子扇倒在地,指印清晰、鲜血溅射!随后出声骂道:“老子的地盘,老子想干吗就干吗,你们管得着吗?再敢出言不逊,老子把你们全剁了喂狗。”

  显然,他要把水搅混。

  “少帅,对不起!”

  一个声音从侧边淡淡传来,一身黑衣的任晓璐站在楚天面前,微微低头:“我朋友如果招惹到你不高兴,我替他们说声对不起!毕竟他们刚从南韩来京城,有什么规矩不对还请你多多包涵。”

  楚天轻轻一笑,背负着手开口:“怎么?怕我杀了他们?”

  (https://.biqugex./book_467/480759.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