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农女殊色->第八百四十五章 小伙伴

第八百四十五章 小伙伴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八百四十五章小伙伴

  练武场上,一群少年郎呼喝叫喊,打得正欢,这大冷天儿的,一个个身着单衣,半点不惧寒意不说,反倒一个个头上都冒着蒸腾的热气,当真是挥汗如雨。

  周承泽从流云居过来时,瞧见的便是这副情形,脸上的笑意不由扬了起来,眉色间尽是满意之色。

  “不错不错,看来这些日子你们也都没闲着,功夫大有长劲啊!”他行至跟前,便拍手鼓起掌来。

  “你可算是出来了,我们还以为你要陪着嫂夫人,都不愿意动弹了呢。”陈三见他过来,脸上也带出笑模样,嘴里却是损了一句。

  “混说什么,你也不看看这是在谁的地盘上,一会儿要是让嫂夫人听到不中听的话儿,下回就敢不让你登门的。”吴七说笑了一句。

  他们如今常来国公府走动,对府中的消息自也知道一些,香枝儿这个二少奶奶,在府中当真了得,年纪轻轻的,居然就接下了管家之权,听说还是国公爷指定交到她手里的,可见人家这份本事。

  要说起来,一般这般能干爽利的妇人,性子多数是要强类型的,而周承泽这人吧,性子却是极为温和,什么时候见着他,都是一脸和气的模样,从不见他与人红过脸的,即便是跟人打架,那也是打得云淡风轻,半点不上脸,总之在他们看来,这人十足的好脾气,然而去娶个个厉害的媳妇儿,这就有些让人偷偷看笑话的意思了。

  相处这么长时间,他们也是知道一些的,尽管他也并不时时将家中妻子挂在嘴边,可平时一惯表现可以看出,他是个极疼爱妻子之人,当然是疼爱还是惧怕,这还真不好说,总归,他们其实是有些想看他笑话的意思,在一众人中,他功夫最为高强,也是压得大家伙谁都抬不起头来,但若是个软耳根子的,那可就有乐子瞧了。

  要说安国上下,男女之防也并不那么森严,一些关系好的,带着妻子见见外男什么的,也并不算什么事,只不过先前他们的关系还没到这个程度,如今关系倒是越发亲近,可香枝儿却是有孕在身,怀孕生子那可是大事,稍微有点眼色的,都不会在这时候打扰,再则贵夫人们自觉得挺个大肚子不太好看,也轻易不见外人的。

  如此,对于香枝儿,一众人等却是只闻其人,并未真正见过面,不过从府中下人口中得知,那是个美人儿,倒也让人觉得没什么意外的,毕竟没有几分美貌,也不能让人这么上心不是。

  周承泽听到他们这么编排香枝儿,也是一阵好笑,指着他们道:“你这厮,就知道什么话从你嘴里出来,就要变味儿。”

  “还不是你藏着掩着的,咱们都这么熟了,却是连嫂夫人一面都没见过呢,不过听闻如今身怀六甲,等小公子出世,那还有得等呢,这要没有你的私心,我都不信。”吴七笑着说道。

  “什么私心不私心的,我家二少奶奶可是大忙人,哪有功夫理会你们的,再说了,你们有那时间,还不如多打几趟拳,瞧瞧,这才几日时间,个个功夫都大有长进啊!”周承泽伸手指向他们,对于他们的进步,也是颇为意外的。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陈三嘿嘿笑着凑了过来:“我跟你说,至从我们几个凭自己的本事谋了差事,如今在家中的地位,那可真是大不一样了!”他说着这话,微微侧扬着头,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

  顿时逗得周承泽一阵失笑:“那我倒要听听,怎么大不一样了?”

  “以前小爷回家,好么如同隐形人似的,谁也看不见,即便是看见了,也将头撇向一边,当小爷是瘟神似的,个个避之不及,而现在呢,至从我爹当众夸了我一句,如今小爷也是炙手可热的人物了。”陈三哈哈大笑着说道,很有些扬眉吐气的意思。

  “这么说,如今三爷你也算是个人物了!”周承泽好笑道。

  “人物嘛也算不上,不过比以前却是强了些,以后我就跟着二爷你混,总有能惊掉他们下巴的时候。”陈三得意洋洋道,如今还只是个开始,以后的还有更风光的时候呢。

  “我说大家练功怎么这么勤奋起来,原来如此啊!”

  “可不是。”

  “如此,那我也下场,陪你们练练手。”他这说着,便伸手解开了外衣。

  “成啊,也让你见见咱们兄弟长本事了没有。”陈三立马应声道。

  这些日子他们几个可是下了功夫的,想以前被家里打着、骂着、逼着上进,也都没这段时间这么用心过呢。

  有周承泽下场,一群人顿时沸腾起来,周承泽的本事,他们自是心知肚明,若论单打独斗,估计再练几年都没有一人是他的对手,但他们这么多兄弟一起上,若练这些日子,也未见得不能占个便宜的。

  “来啊,还请二公子多指教。”吴七也摆出应战的架式。

  其余人等,之前也是在周承泽手下吃过苦头的,若能有机会找回一二来,自是万分乐意,这会儿见状,也纷纷走了过来,围成了一个圈,手下也摆开了招式,想要群起而攻之。

  清风、清明两个小厮,这会儿神情十分悠闲的在一旁观战,瞧着一众人这零乱的架式,眼中隐含不屑,别看人多,可本事还没练到家,又岂会是自家二公子的对手,即便是花团锦簇打得好看,也不过是个空架子罢了,他们俩甚至小声的打赌,看这些人能在自家公子手下走几招。

  燕禇难得在家,听到练武场上传出来的呼喝声,心下也有些好奇,不由问起身边的随众来。

  “谁在练武场那边?”府里的护卫们练习,也都是有指定的时间的,可不是这个时辰。

  身边的随从,对府中之事,却是知道得颇为清楚,只估算了下时辰,心里便有数:“约摸到是二公子,带着几个朋友在练武场那边,近日那几位公子倒是常来!”

  “哦!”燕禇不由来了些兴致,出言问道:“他还交得有朋友呢!都是哪些人家的?”

  要说京中的贵公子们,其实也是颇为排外的,不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一般人都很难融入其中,就好比燕慎,就有自己的朋友圈子,旁的人却是很难能插入其中,而旁的公子们,也有自己的圈子,没有人带领指引,周承泽这样半道儿认回来的,想融入任何一个圈子都难。

  他并不怎么关注这个儿子,原本也是并不怎么理会,只当养个闲人在府中,只后来不声不响谋了个御前侍卫的差事,他倒多留意了些,毕竟入了朝堂,与闲赋在家,情形是很不一样的。

  随众见问,神色有些怪异的回道:“陈大人家的三公子、吴大人家的七公子,以及几个勋贵人家的公子……”

  燕禇不怎么在意自个的儿子,但是他对京中各府上的公子,还是知道一些的,一听这两位,要说起来,也是颇有点名气的,却是不成器纨绔的名头,毕竟谁家都会有几个不成器的子弟,往往这样的子弟,最容易被对手拿出来攻击,自然而然的,大家心中也都有数了。

  “过去瞧瞧吧!”即便是纨绔不成才的,那也是高门子弟,若能稍加雕琢,也未见得就真的不成器了,这几位名声虽然不怎么好,却也没烂在根子上。

  领着一群人径直走了过去,远远便瞧见,身处最中心的少年,被周围一群人围攻之下,却半点没落下风。

  “二公子身手着实了得!”随众自是一眼便瞧清楚了场上的情形,很有些恭维的说道。

  满府上下,谁人不知,国公爷尚武,对于武艺高强之辈,往往另眼相待,这位二公子虽然是在外面长大的,半道儿认回来,与国公爷关系颇为生疏,可抵不住人家一身本事。

  燕禇不由认真瞧了几眼,对于周承泽的本事,他是知道得很清楚,与府中的护卫们对战都能不落下风,需知府中的护卫,可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个个都是一身本事,非是眼前这些公子哥儿可比的,不过瞧着眼前情形,明显也是手下留情了。

  “他也就这点本事。”燕禇看了一阵,随口道。

  一众随众听着这话,却是谁也没敢接话,要说这点本事,其实已是很了不得的本事了,毕竟一般人,可没有这样的身手,若寻常人有这样的本事,走到哪儿都会有不少人会生出招揽之心,可见这点本事,也非是一般的本事,但国公爷这话,却也很惹人深思。

  这是瞧不上二公子,故意这么埋汰人呢。

  但府中却也并非只二公子一位公子,且府中的三公子,才干非凡,也是国公爷一心培养的继承人,若是再立起来一个二公子,岂不是要与三公子打擂台了,这其中的龌龊,却是谁也不想参与的,即便是国公爷,想来也不想见到那样的场面,所以二公子这身本事,可能在国公爷的眼中,并不是什么让人高兴的事吧!

  早就挑选好的继承人,甚至正在一心栽培着,与半道儿上认回来的二公子相比,这也着实没什么可比性,毕竟从小在身边儿长大的儿子,与半道儿认回来,关系颇为疏远的儿子,也确实是没什么可比性。

  但凡还有点心眼的,对于二公子的本事,也不置可否了,总归,他们的主子是国公爷,国公爷说好,那便是好,说不好,那便好也不好。

  “国公爷可要过去瞧瞧?”随从咽了咽口水,小心的问道。

  “不去了,去书房吧,还有很多公务需要料理呢。”燕禇瞧了两眼,便也没什么兴趣,带着人掉头便走。

  他的到来,场上打得正火热的一群人谁也没注意到,不过侍候在一旁的小厮,却有不少人发现了,各位公子带来的小厮,即便是见到国公爷,那也是没胆上前的,只小心的留意这边的情形,见人站了站便走了,还各自纷纷松了口气。

  惟有清风、清明两个,心下还很是纠结了一阵,他们是在护国公一出现时,便发现了他的到来,眼神便一直朝周承泽好边飘去,奈何场上打得火热,自家主子连个眼神都没飘过来一下,想给个提示都不能,纠结着要不要出言唤一声,难得见一回国公爷,也好过来见个礼不是,只还没纠结出个结果,人国公爷就已经带着人离开了。

  顿时这两人都露出一副苦相来,明明也是想为自家公子争取争取的,可国公爷来得快,走得也快,让他们都还没反应过来呢!

  两人也不由一阵面面相觑,不明白国公爷这是什么意思,心下也各自纠结着,也指望着自家主子能出头,在国公爷面前多得几分体面不是。

  又打了一阵,场上胜负已分,一众人横七竖八的躺倒在地上,颇有些娇气的嗷嗷叫着,这些人虽然大有进步,但一时半会的,却也改变不了他们从小娇身惯养的脾气不是,惟有周承泽长身玉立,神色潇洒自在的背手站在那里,要多飘逸有多飘逸,若是往常,清风、清明两人,定会觉得自家公子当真是风姿过人,即便大家出身都不差,但就没有一人能与自家公子相比的,但这会儿却是有些蔫头蔫脑。

  两人对视了一眼,便小跑着上前去禀报了刚才的事儿,一时间神情也颇为忐忑,他们也不明白国公爷怎么就来了,也不明白他怎么又突然走了,总之不知这事是好是坏,心里岂能不忐忑。

  “理会他做什么,人家兴许就是闲得无聊,过来瞧个热闹,过来一瞧,打得这样没水准,还比不上府中的护卫,可不就带着人走了嘛,还暗搓搓的在这里猜人心里怎么想的,你说你们傻不傻?”周承泽撇了他们一眼,有些没好气的说道。

  清风、清明两人,听着这说辞,相互看了一眼,要照二公子这说法,他们也确实是有些傻,可事实明明不是这样的,国公爷又怎么可能会闲得无聊,总之,二公子这说法,是不可信的,但自家主子都不上心,他们又操那门子心,索性也撂开不管了,即便他们操碎了心,也不会知道国公爷心里是怎么想的。

  “二公子说得对,小的们也确实想得有点多。”两人齐齐一拱手,随即便退了下去。

  想那么多有的没的做什么,该是他们的跑不掉,不是他们的也求不来不是,与其胡思乱想,不如好好当差。

  躺在地上吆喝的一众公子们,这会儿却是不乐意了:“承泽,你说你那功夫是怎么练的,怎么咱们这么多人,就都不是你的对手呢。”

  “是啊,咱们这功夫也不是白练的,小时候那也是费了老大劲儿,近日也都没闲着,我家兄长瞧着我近日这模样,都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能让他这么吃惊,可见我这进步不小呢,可怎么还是输了呢?”

  “咱们自个对练几招还成,想要赢承泽,怕是不能指望了,这家伙,嘿,指定皇上身边的侍卫,都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的。”

  “是了,说到这个,承泽你有没有与那些侍卫们比划几招,你这身本事,可否将他们全都打趴下了?”

  一众人也都是好奇极了,虽然一个个出身都不差,但却也没有本事能混到皇帝跟前去的,对于宫中之事,也颇为好奇的。

  周承泽却是轻轻一笑,扫了眼地上一众人等,道:“皇上身边的事儿,你们也想打听?”

  这话一出,顿时便将他们全都给噎住了,这是有规矩的,皇帝身边无论大小事儿,那是谁也不能轻易窥探,若是不懂规矩,被人举报,罪名可大可小,真要上纲上线,拉出去砍头都有可能,不过那也得看身份来,若是普通侍卫砍头也就砍了,若是身份背景雄厚的,如周承泽这样,那也不是什么大事,但为人谨慎小心些,总是没有错的。

  “失言了,失言了,这是咱们的错儿,还当是些不起眼的小事儿,平常说说也就算了,只皇宫里的事儿,却是不能轻易透露的。”

  一众人顿时纷纷附和,刚才也就话赶话说了那么一嘴,也就是一时心里好奇,倒也并非是真要打探什么,若真要探听宫中之事,又岂会这么光明正大,当着一众人等询问出来。

  “行了,别扯那些,只说咱们费心费力的练了这么久,怎么还不是承泽的对手,倒底是咱们没进步,还是承泽这功夫实在太过高明?”

  随即便话便又扯到功夫上头,毕竟他们现在也都是当差的人了,手下没点本事,岂不是会被手下之人嘲笑的,再说了,没点真本事,也不能服众,即便接了差事,就没有不想当好差的,要当好差,那就得有所进步不是,毕竟这差事也是承泽费了心思帮他们弄来的,还像以前那般混日子却是不成的,怎么也要对得起他这份心意。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