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碎星物语->第十章 耗尽身家

第十章 耗尽身家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十章耗尽身家

  随身携带的药草、灵丹,温去病并不是很多,毕竟自己是匠师,不是药师,备在身上是用的,留下来这些,还是这番省下来的,但要比起身边收藏的杂物,那就完全不同了。

  各种杂物,哪怕是损坏的,在被人眼中仿佛垃圾一样,只要自己能修、能改造,就一股脑先收入魔屋里来,随着这些旅历诸天,这类杂物也在魔屋里越堆越多,加上在鬼界一番搜括,若不是他境界提升得够快,魔屋的体积不住开拓,早就被堆成垃圾场了。

  之前,这类杂物堆起来,温去病有空就处理一下,藉着做点小手工艺,趁机思考,厘清思绪,这是自己的嗜好,而如果实在没空处理,积攒到自己都看不舒服,就一股脑全数倒货给太一,只是太一宰人厉害,这样的出清,等同于半卖半送,根本捞不到什么好处。

  现在,倒是有了另一个机会……

  “哇哈哈哈~~~~既然你这么想要,那就都给你,让你知道专业的匠师的收藏品多么繁多,绝不容人挑衅!”

  温去病放声大笑,“吞吧吞吧吞吧,看看你有多能吃,有本事就给我全吞下去啊!”

  内天地随之敞开,完全释放,温去病将自己前段时间在鬼市、冥府搜刮,所剩下的边角料,全部往树洞里倒出去。

  不死会两段传道时期,在鬼市先是哄骗各方入瓮,后头借助度化,更是敞开了搜刮势力、在冥府更得到冥皇宝库的全力支持,小白说倾囊相助,绝非虚言,温去病固然尽量物尽其用,撑起了不死会场面,把阎罗阴蛟和血丑都挤兑的够呛,可消耗不掉的边角料也是不少,累积起来,所构筑出的废物场,已经是星体规模,趁着当下,全部释放出去。

  换做是普通天阶者,对面树洞就那么大,这种规模的垃圾倾倒,别说十天半个月,就算倒上一百年也未必能倒完,但温去病目前已经踏在六重大能的顶端,空间法则、三维驾驭,不过反掌小事,那些边角料被他直接以空间手法压缩,化若微尘,一股脑倾倒出去,直至落入树洞,这才恢复原状。

  至于对方接不接得下,这种鸟事温去病压根不会去想。天神兵层级的宝树,怎么可能没有内天地?万古层级的内天地已经堪比大千世界,别说这些垃圾,就是当初的冥皇宝库也填不满,如果连这点小东西都接不下,自己直接就砍树走人了!

  一如所料,对面的宝树轻易将这些东西全数吞下,并且立即落下金粉、金币、银币、铜币,显示对面不但有空间收纳能力,就连演算力也直逼太一,否则如何有能耐在分秒间,辨识出各种物品的价值并且掉落相对的金银?

  同时,在吸纳温去病倾倒的废料中,宝树的表面也有所变化,越来越闪着金属光亮,像是上了一层金漆,随着吸收的器物越来越多,金光益发耀眼,简直似通体由黄金所铸,整个树干部分,交杂着金属材质与木质,显然处于某种变异中的转型阶段,仿佛只差临门一脚,就能完成彻底变态。

  “哇!有点意思啊……收了我的东西,直接变成黄金树了啊……”温去病仰望巨木,喃喃道:“可惜云中子道兄不在,他要是早知这里有看头,还轮什么回啊,肯定留下来和我一起发财……不,是搞科研!有了他这个万古留级生,仙界首席大匠师相助,这一次肯定大发横财……不,是搞清楚财神权柄的运作方式……”

  而现在的情况,正处于一个尴尬的关键点。

  自己最初,只是本着倾倒垃圾的心情,想要看看究竟能够换到些什么,可是看宝树的一路变化,自己似乎意外促成了此树的成长与进化,而现在,这个进化的流程,已经到了最关键的一步。

  ……这宝树权柄天生,堪比万古,有灵识孕育,这一次变化,是要彻底成型,作为先天神灵出世,还是先前尚有缺陷,只是半吊子万古,要借此化为黄金树,补完自身?

  不过这一步,看似简单,却可能非常不好跨过,就好像大境界的差距,多少人在地阶顶峰的位置徘徊一世,就是无法迈过那小半步登天,别看只有区区半步,却可能再砸下先前百倍的物资,都无法完成这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

  再者,这种事又不是简单行善,就算自己不惜耗损,真的帮宝树补了这临门一脚,也很难说完成这一脚的后果究竟是什么,或许是雪中送炭,有成道之恩,但也可能恰恰相反,万一不小心栽培出什么禁忌存在,成为一场弥天大祸的开端,那就麻烦了。到了现在的境界,因果纠缠是*烦,绝对不是拍拍屁股就走就可以了解的……

  更糟糕的是,万一这棵宝树摇身一变,成了什么树妖大圣,登临九重天阶,再随手抓了自己,直接一口吞了……这种做法自毙的鸟事,说来是很可笑,但历史上却屡见不鲜,要是真实上演,那可就笑不出来了。

  两相取舍,温去病一时间也举棋不定,看着巨木,沉吟不已,浑然不觉自己这沉默思考的动作,看在围观中的各路鬼界强人眼里,就是一种沉默的不祥,充满着生人勿近的禁忌氛围。

  良久,温去病脸上浮现微笑,“以天下为己任,置生死于度外啊……道兄,这次就借你吉言吧。”

  为了避免太过刺激观众,引发意外,温去病特别省略了云中子名言里的关键词,跟着耸了耸肩,做了一下肢体伸展的热身动作后,又一次笑了起来,“好吧!跟你拚了!”

  温去病双掌拉开,一个黑色的空间圆洞,缓缓开启,连通魔屋内部,大量凝为微尘的物品,疯狂从中倾倒出来,速度、数量都倍于之前,一下全被宝树吞进去。

  其他人对这一幕,倒还没有太多感想,可是身在冥府之中,正在与新的四大判官、黑白无常、日夜游神商量工作的小白,一下停住动作,深深看了一眼,怪叫出声。

  “我去你老母!姓温的,早就知道你黑,却不知道你手这么黑,我倾家荡产助你,你却过水捞财,捞了这么多?你有种就不要回冥府来,不然我一定让你十八重地狱轮流坐到生痔疮!”

  新任冥皇的怒吼,并没有传出冥府,温去病自然也听不到,只是全神贯注在维持着物资灌注上。

  随着大量物资被宝树吸纳,天上风云动,大量的各色金银,如雨倾落,树干上的木质部分,越来越退去,大部分都已经变成金属,而原本的金属区块,则又往晶石作转变,一下蓝,一下红,闪烁不定,幻彩炫目,从主干渐渐蔓延往枝条,渐渐又从黄金树,变成了宝石树。

  随着宝树形相再一次变化,洒落下的物件也有改变,渐渐有些宝石碎屑,混在金银雨中,很快又渐趋大块,洒落了一阵宝石雨。

  红、橙、蓝、绿、紫……各色宝石,奇光炫彩,自天上倾落下来,固然是美丽好看,但在各方强人眼中,这些普通宝石连屎也不如,还没有刚才的那些蕴含着念的金银币雨要有价值。

  但身在其中的温去病,感觉却完全不同。

  刚才那些金币银币,依附着非常纯净的念,包裹在外,能够被一眼看出,对于鬼界来说价值不菲,但这些落下的宝石,表面上看似无奇,各方强人都不入眼,温去病却清楚看到,每一颗成形的宝石,内部都有奇妙的闪光,只是被外层的宝石包裹,等闲看不见内里闪光的颜色。

  哪怕如此,温去病都能第一时间生出感应,目光猛地一缩,心头剧震。

  这是五德之气?

  这也他母亲的太扯了!

  功德、圣德、福德、阴德、道德,五德五气,各自蕴含天地玄妙,每一项都要经过特殊手段蒐集,要付出偌大心力,自己走上五德之道,除开阴德得的莫名其妙,一番乱来,却被天道奖赏,其他几项入手都是如此,除了凤凰一族拥有先天五德,其余从没听过能够自然生成,这棵巨木竟然能够简单奉上财货,就能生成五德宝石,这可是连凤凰一族都做不到的神奇造化。

  ……要是能透过这些宝石,取得五德之气,自己往后的修途就大大省了麻烦,最后一项果足不前的福德,也就直接有了着落。

  无心插柳柳成荫,这个诱惑实在太大,温去病原本还想设个预算上限,如果倾注的物资到那个上限,宝树仍没有完成蜕变,自己就直接袖手不管了,真理虽然无价,但实践真理却索价不斐,还需得量力而为,才能不中道断绝。

  现在,既然遇上这样万古难逢的机会,那就不讲什么预算不预算了,温去病决定全力一拚,看看这机缘的尽头到底会是什么。

  ……好在,这只是拚身家,不是拚力量,就算豁尽,顶多也就是破产,不是丢命。横竖大部分都是这次鬼界之行发的横财,就当没走过这一回罢了!

  温去病首先尝试把自己所得的至纯愿力注入,想看看能否以愿力代替物质,但愿力甫输出,碰触到树木,立即就发散,不被接受,显然宝树能接受的范畴仍限于实物,无法用力量、能量来替代。

  既然如此,就当真是身家大比拚了,温去病心念一动,调整魔屋的权限,除了自己的重要作品,还有其他被打上标记的特殊物件,其余的那些全部开放,哪怕散尽家财,也要支撑到最后。

  这个决心,很快就化作滔滔物件海潮,倾注一去不复返,而宝树的变化也越来越剧烈,顶上的整个树冠,几乎都已经彻底晶石化,唯有中央主干这一块,连续经历几次大放光,却始终无法完成质变,还保留着很多金属部分,甚至还有少许木质,一直跨不过去那关键的半步。

  温去病气力无损,却看着魔屋中储存的物件数量,在飞快往下落,很快就要支撑不住,而宝树这边还如无底深洞一般,怎么都填不满的样子,无计可施之下,只能把心一横,将先前从宝树这边收来的金银币,也再一次输入过去。

  这一输不得了,温去病发现金银币立刻被分解吸收,上头却没有任何东西生成落下,只惊得魂飞魄散。

  ……这树简直比太一还黑!如果回收自产旧货,不能兑换新东西,那就直接吐出来啊,收了东西却不给一点补偿,黑店指数超越太一了!

  此时此刻,已是骑虎难下,温去病猛一咬牙,尽力维持物资灌注,就在几乎要耗尽身家的前一刻,宝树中央绽放前所未有的光亮,剩余的些许木质的部分一下化金,又连同周围的金质部分,迅速晶石化,跟着绽放七色光虹,荡漾晕开,千里之内,璀璨闪耀。

  宝树完成了最后那半步,同时,一道惊雷,破空而来,直直轰在宝树顶上!

  (..net)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