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限制级末日症候->804黑色巨人

804黑色巨人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我所要面对的问题,早就已经超出我所能处理的范畴,并不是从我诞生时才开始的,其实,在高川被感染为末日症候群患者时,就已经存在了。所有人,只要是末日症候群患者,无论名头多么好听,多么有气势,都必须面对这个尴尬的情况。问题本身,需要引发问题的元凶去解决,也就是所谓的解铃还须系铃人,这是矛盾却又实际存在的情况。

  不过,现在这个系铃人却一副毫无干劲的模样缩在角落里。我不时看向真江,她坐在距离我只有两米的角落里,浑身上下散发着阴沉的气息,仿佛连瓦尔普吉斯之夜亮起的微光,也只能在她身边被吞噬殆尽,让人愈发觉得那个角落格外阴森。她抱着双脚,垂下的黑发遮掩了面容,完全看不到她的表情,但却绝对不会让人觉得这是个多么可怜的女孩,反而会感受到一种深藏于心理中的恐怖。我假想有光的情况,或许也不会让她的轮廓变得多么清澈,也许那投在墙上,拖在地上的影子,会让人觉得什么时候就会自行走动起来。

  我对她说了许多话,我没有什么话是不能对她说的,说关于自己孩童时代的故事,说在此时此刻的心情,说咲夜和系色她们,说对这个世界,对“江”的猜想,说当一切结束之后,要去什么地方,去做什么事情。但是,无论我说什么,她永远只有最简单的回应,一是神经质般的笑声,二是让人无法听懂的喃喃自语,无论哪一种,都无法让人觉得是在回应说话者,更无法让人觉得,她正在倾听你的说话。

  她的症状,完全符合心理学中对各种精神毛病的描述,但是,有时会让人觉得。如果她是这副模样,反而才是正常的状态。如果她很好地做出回应,总让人觉得,接下来会发生一些意外的事情。当然,事实证明,并不是每一次她做出正常的回应时,都会发生让人难以接受的事情,不过。她就是给人这样的感觉,而且,回顾过去总总,一切正常的情况,总比不正常的情况少了许多。当然,不回应和正常回应,都是在和真江的交往中,最平凡的日常。相对更不正常的时候,是她主动去做些什么的时候,你根本无法想象。她会在什么时候做些什么,她做的,永远都不是你觉得此时应该做的,但是,这并不是说,她做的都是些错事——仅仅是,即便是我,也有无法了解她都在想些什么的时候。她的身份,她的判断,她的理解和她的准绳。都不属于正常人类。而我无论看似多么特殊,却仍旧更偏向于人类。

  我很爱她,只是,或许这种爱对其他人来说。是盲目的吧,因为,我不得不承认,我并不理解她,仅仅是接受了她的存在,并为这个存在本身所具备的魔性而神魂颠倒。我思考着自己对她的感情。却只看到了这种感情的浑浊和混沌,因为,我的立场和身份,都不具备拥有纯粹情感的基础。我是她的爱人,但也是末日症候群患者,是需要她的力量的人。当然,我并不否认,在最初遇到富江时,我的感情是十分纯粹的,是一种战友式的结合。我们站在同一条战壕中面对生死困境,在最激烈的战斗中释放自己的情感和**。

  什么时候,这种感情转变成了爱情?我早就已经找不到那条分界线了。

  一切都是如此自然,我们自然地结识了,自然地在一起,自然地突破男女关系,自然地成为一对。我从来都没有想过“如果不是这样”的情况,仿佛一切都是天经地义,天作之合,即便我在这个过程中也吃了不少苦头,遇见了不少秘密,也都从来都没有对“两人永远在一起”有过疑虑。

  我仅仅是……想要找出,到底是哪些因素,促成了我们的结合,也想明白,这样的情感和结合,究竟有多纯粹,又或是多浑浊。也许,我只是害怕,因为自己没有看清一些关键的地方,而失去了和她在一起的那最初又最炽热的时光吧。

  我不理解她,找不到了解她的途径,所以,想通过了解自己,去了解这个愿意和我结合的她。

  所以,就算陪伴在我身边的是真江,是我所最常接触的“江”之人格中,最难沟通的一个,我也愿意在得不到答复的情况下,不断地和她说话,不,应该说,是对着她自言自语,试图将自己的一切,无论是表面还是内在,全都剖开,展现在自己和她的面前。或者说,正是因为对面是真江,所以我才有这样的勇气,完全打开自己。

  但是,我一开始就知道,真江是不会做出回应的。仿佛她的时间中,有百分之九十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就如同在“病院”里看到的那些痴呆又神经质的病人。我已经习惯了。

  “你真的需要精神统合装置吗?统合所有的精神和人格?”我对着她自言自语,光的源头似乎在移动,穿透窗户的光线将地上的影子快速移动,不知不觉的时候,已经从一侧转到了另一侧。只有真江,似乎打算永远就这样,抱着膝盖坐在角落里。我不止一次想,只有自己才能看穿这个孤僻模样下的狰狞。

  是的,无论真江表现地多么孤僻阴冷,都无法掩盖我心中对她的印象——那无比激烈而炽热,伴随着鲜血和伤口的夜晚,在我的脑海中一直挥之不去。**是很正常的,无论她的正体到底是什么,此时的她是以一个充满独特魅力的女性形态出现,是以高川所爱过的,既是亲人又是爱人的形象出现。但是,她唯一的一次**,就是挖出了我的眼睛,当我的面塞进了自己的眼眶中。

  那就像是用灼热的烙铁在我的灵魂上打下了一个永不磨灭的印记,每当我回想起那个夜晚,那种充满了冲击力的痛苦、异常和恐惧,以及连这些负面情感都无法掩盖的爱情,自己的左眼就不由得抽搐,无论是正常的身体,亦或者意识态的身体,无论是在“现实”,还是在末日幻境之中。那个记忆。那份痛苦和恐惧,那份来自于眼球的抽搐,仿佛在提醒着我,给予自己这些的那个东西。和自己的距离,是多么接近。

  “不回去境界线吗?”我的思维奔涌着,嘴里却说着其它更加现实的言辞,“那些人没有将主力推出来,那些家伙的正体。全都躲藏在瓦尔普吉斯之夜外。他们和我们不一样,他们的通道,一直和瓦尔普吉斯之夜连接着,这个通道的门,一定就在这片钟林的某个地方。但是,如果没有相应能力的话,想要找出来是很麻烦的事情,我敢说,这些意识行走者一定会在最快的时间里转移这扇门的坐标。”

  真江发出咯咯咯的声音,像是笑声。又像是毫无意义的,从喉咙中吐气。

  “你在等待什么?真江。”

  她本应该有力量,在早些时候,就将这个瓦尔普吉斯之夜中的敌人全部踢出局,尽管,这些人的来历、出身和能力都不尽相同,并非全部都是网络球的人。不过,正因为如此,所以当时的局面显得十分混乱,让所有人不可能齐心合力去排除另外的某些人。无法一直排外的这些人。根本就不是我和真江的对手。所以,虽然真江没有出手,我仍旧毫无风险地拿下了他们,但是。我的力量也就只能办到这种事。

  想要在意识态世界中和另一些意识行走者战斗,并取得最终的胜利,要在意识态世界里,夺取一个能够在精神意识层面上发挥可怕性能的,又被其他人控制的机器,没有一个真正的意识行走专家。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如果“江”真的想要在瓦尔普吉斯之夜中得到什么,她就必须做点什么。

  也许她已经做了,只是我看不到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