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大罗兽仙->第二百三十九章 翠狰魔

第二百三十九章 翠狰魔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易乾不知道管家与南隆州各势力之间的那些弯弯绕,他只是没有在装模作样的管元晖身上感受的哪怕一分一毫的手足感情,有的只是利益的轻重算计!

  另一方面,管元晖虽修为不低,却绝无可能像吕婕那般察觉到易乾的潜入,既然不知有人追踪,竟还做下如此安排,分明是料到吕婕必会去追杀管瑜,他后面的一系列算计也就水到渠成,此人城府之深可见一斑!

  正思量间,易乾忽觉手背一凉,阵阵鬼气翻滚着冒出,一个阴沉的声音随之传来。

  “带本王去抓了那翠狰魔,本王许你一件好处!”

  易乾看也不看那跃跃欲试的鬼气,就像完全没听到一般。

  “喂!不要装聋作哑!”

  这会儿易乾索性合上双眼、闭目养神。

  “你…”

  那阴沉的声音恼怒非常,却又没办法将易乾如何,沉默片刻,终于妥协道:“你想怎么样?”

  “怎么样?”易乾眼皮都没抬,懒洋洋道:“你别忘了,我是主人,而你不过是阶下囚!你拿什么来跟我谈条件?”

  手背上的鬼气翻滚得愈发剧烈,显示着其内鬼物极度不平静的情绪!

  这重冥鬼自从降于兽煌之后就从未老实过,在易乾决定前往骄子洞修行的时候就没打算再把它留在【鬼部】,否则以其灵兽的道行以及“鬼首之祖”的身份,恐怕机敏如彭绍也没办法对付,今后【鬼部】也就不再姓彭了…

  要说道行境界,易乾与重冥鬼相比还差了几条街,奈何他身具《驭兽真言》,既然重冥鬼主动站在屋檐下,易乾就再也不会容其抬头了。

  【魂封真言】,《驭兽真言》第一部中的少数几种封印类真言之一,并非是封住兽魂,而是以己身之魂封印兽体!

  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任凭重冥鬼这“冥狱鬼王”曾经如何风光,被易乾这般玩命的做法封住也不敢再轻易试图逃离,只需易乾心念一动,他们一人一兽的魂魄和肉身就会同时破灭!

  重冥鬼失了肉身虽不致死,但他的兽魂不同于碧阴鳄、阴腾兽那般属于五行之内,鬼兽的存在本就是天理不容,保有肉身时尚且无碍,可若仅剩兽魂在外,立刻便会引来天雷大劫!自傲如重冥鬼,也没有那个胆量与天雷相抗,是以此时只能选择寄人篱下,待合适的时机出现再考虑挣脱封印、重获自由。

  以易乾一贯谨慎的行事风格一般不会冒这么大的风险,然而重冥鬼是一柄双刃剑,既能伤人亦能伤己,使用【魂封真言】是他所能想到的唯一一种解决之法了。

  更何况,修士若没有一种将生死置之度外的胆气,还如何得证大道?

  “…好,你要如何才能带我去抓那翠狰魔?”

  重冥鬼的语气压得更低了一些,谁都能听出其中浓浓的不甘和愤怒,易乾却是恍若未闻,一如方才道:“这就是阶下囚对主人说话的方式?我就是养一头猪猡,它也懂得乖巧服从,你连猪猡都不如?”

  易乾手背上冒出的鬼气一阵收缩、扩张,半响之后渐渐稳定下来,从中传出重冥鬼平静的声音:“主人,还请您带我去收取翠狰魔。”

  “这才是奴才该有的模样~”易乾露出满意之色,心底则暗暗留意,这性子傲然的重冥鬼居然会因为想要得到那夺取了管瑜身躯的魔物而如此忍气吞声,可想而知那翠狰魔对其的重要性!

  易乾睁开双目、扭头朝着吕婕他们所在的方向望了一眼,只见肉眼可见的真力、妖气、魔气交织在一起形成一个十数丈大小的不稳定区域,随后他又继续闭上眼睛。

  “一会儿再去,此处风景正好,我先感悟一下天道…”

  话毕,尚未等重冥鬼多言,便响起轻微的鼾声。

  “待本王魂魄脱离肉身桎梏之日,就是将你小子碎尸万段之时!”

  重冥鬼恨恨地诅咒了一番,随即缩回易乾的手背,未留任何痕迹。

  ※※※※※※※※※※※※※※※※※※※※※※※※

  刺鼻的魔气,异味的妖气,还有吕婕那隐隐的体香,三种截然不同的味道混杂在一起,让人不由得会联想到一幅美女与野兽的画面。

  素檀海棠此时已暴涨至十丈大小,无数海棠叶四下飞舞,与那些形色诡异的魔气纠缠、绞动,双方互不相让。

  静立于海棠花心处,吕婕的神情一片冰寒。

  她不擅算计,但不代表她是傻子,管元晖的伎俩她已揣测到大概,自己就像是迎合着对方的计划行动一般,这让她恼怒非常!再加上刚刚易乾的说走就走,使得吕婕俏脸冷得像是挂上了一层凉霜。

  “那管元晖是认准了骄子洞不会介入云迷岭的内部纷争,看来管家是要借此乱世来拔高自己的地位了。”

  身为前领主之女,吕婕虽不喜那些明争暗斗的算计,但从小耳濡目染之下也颇有几分这方面的嗅觉,可悲的是,即便看破了管元晖的打算,她也只能按照对其有利的方向去做,现在无论是走还是战,皆无法避免地会给管家的计划成为一份助力。

  “管瑜已死,弟债兄偿。”

  吕婕心中已把管元晖也列上黑名单,此人生性虚伪狠辣,若不尽快除去迟早会成为云迷岭的一颗钉子!

  当然,最关键的原因还是他得罪了吕婕!

  打定主意,吕婕没有兴致再与这魔物纠缠下去,修长的玉手掐诀间素檀海棠蓦然一抖,所有的叶片顿时绷紧如刀片、朝着那人不似人鬼不似鬼的“管瑜”绞杀过去!

  被翠绿、灰黑两种魔气环绕的“管瑜”仰头一声嘶吼,蓬勃的魔气仿佛爆裂的烟花、向四面八方均匀地扩散开来!

  “乒乒乒乒!”

  锋利的海棠叶与那恍若四射雨点的魔气撞击在一起发出阵阵清脆之响,似乎还有火星飞溅!

  吕婕见状微微蹙眉,这种魔物她没见过,也不识得这双色魔气到底有什么玄虚,从试探的结果来看,似乎是某种金铁之魔。

  “棠棠,你自己去试试它的深浅。”

  素檀海棠闻言兴奋地摆了摆枝叶,花躯一晃、呼啸着冲向“管瑜”!

  吕婕飘身而起,没有和素檀海棠一同前往,若对方真是金铁之魔,那她的海棠必会被克制,需要在素檀海棠拖住“管瑜”的时间里准备好应对之法。

  她飘落在地,一边观察着素檀海棠与“管瑜”间的每一次冲击,一边抬手在腰间一抹,一个淡紫色的小瓶出现在手中。

  这小瓶寸许大小,淡紫的瓶身上有着少许雪白的细纹,近看令人眼花缭乱,远观则像是一个玄奥的古字,缕缕莫名的气息从其上传出。

  吕婕收回目光,凝视着这个小瓶,小心翼翼地拧开其上的瓶塞,一股与素檀海棠的妖气味道相近却浓郁了千百倍的怪味冒出,吕婕以真力暂时封住七窍,随后将此瓶用气劲抛向那“管瑜”。

  那怪味仿佛具有灵性、亦或是被小瓶束缚,虽有些许气味传出但并未扩散,而是被某种无形的力量收束在瓶口附近。

  正疯狂轰击着海棠叶雨的“管瑜”动作一滞,隐有灰芒闪动的眸子扫了一眼那飞来的小瓶,正略微有些疑惑时,忽然一阵劲风席卷,却是素檀海棠的一条枝叶甩出,那淡紫小瓶被其一兜一甩,眨眼间便飞临他面前,浓烈的怪味儿扑面而来!

  如果“管瑜”还有神智必然能闻出,这是一种类似花草香料的味道,只不过是储存时间太久太久的那种,味道已经变得十分诡异,素檀海棠本身的气味还好,而这瓶中浓郁了千百倍的味道则令人闻之欲呕!

  “管瑜”一愣神的功夫,那小瓶径直砸到他脑门上…

  “嘭!”

  小瓶应声而碎,顿时有一团明明是液体、却异常凝实的紫色汁水粘了“管瑜”一头一脸!

  场面一下子静了下来,“管瑜”呆了片刻发现这汁液除了难闻以外似乎没什么其它作用,立即面露狰狞、就要再次冲向素檀海棠,岂料他身子一动,脸上的汁液蓦地一紧,然后便是一股万针刺脑的痛苦席卷而来!

  管瑜虽被翠狰魔夺了身躯,但此魔可不是那取了周康肉身的筋豺那般无脑,即便它被管家老家主用手段操控,可原本的神智尚在,它能够清楚地察觉到这汁液居然透过自己的皮肤和骨骼直入经脉中穿行,仿佛在寻找着什么…

  “只要残檀水找到你的本源所在,你的魔魂就只有泯灭一途。”

  吕婕敛去封着七窍的真力,神态略微放松下来。

  “残檀水”乃是素檀海棠的花汁,味道虽说不敢恭维,其威力却足以排进四品兽材之列!无论任何生灵被它沾身,都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被其化去神识等多半感知能力,剩下半死不活的状态即是“残”的含义所在。

  残檀水效用不俗,获取则更为艰难,素檀海棠这数百年来才不过分泌出三小瓶罢了,以前吕婕曾用过一瓶,如今又是一瓶,存货仅余三分之一,不过能尽快解决这怪异的魔物倒也算值了…

  然而,“管瑜”茫然、痛苦的表情只是持续了一小会儿便恢复原状!在吕婕惊疑的目光中,它周身环绕的翠绿、灰黑之芒缓缓融合,直至变为漆黑一片!

  “蕴婴晚辈,你的本事只有这么点儿么?”

  ……

  第二百三十九章完

  (..net)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