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第5719章 陪你玩到底

第5719章 陪你玩到底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无广告!

  “怎么了?”杨若晴依言站定,望着他。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

  却见杨永仙抬起手,在她头上扫过。

  随即温和的道:“没事儿,方才见你头发上落了一点灰土,我已帮你弄去了。”

  杨若晴嘻嘻一笑:“原来是弄灰土啊?先前头皮一疼,我还以为大哥是在给我拔白头发呢。”

  “怎么可能有白头发呢,晴儿你风华正茂。”杨永仙说道,顺势将手背到身后,宽大的袖子落下来,手指紧紧捏成了拳头。

  杨若晴好似不出他的紧张,径直往后院去了。

  待到她离开,杨永仙轻吁了口气,悄悄展开拳头,渗出了冷汗的掌心里赫然躺着一根青丝。

  生辰八字,头发丝儿都齐全了,只要师父出关,就可以先给晴儿做法抢夺她的运气了,太好了!

  杨永仙激动的离开,以至于暂时把杨永青的事儿都抛到脑后去了,反正也没打算要杨永青的性命,无非是整整他,让他吃吃苦头。

  等回头大夫治不好了,他还得回村来,回村来后自己再去暗示暗示他,让他来求自己,再给他把蛊给解了就是了。

  当务之急是先把这根头发丝儿给送回去。

  杨若晴绕到后院的灶房后面便停住了,扭头着杨永仙那副志在必得的样子,唇角弯起一抹冷笑。

  傻帽,不是姑奶奶故意让你得逞,你有那本事挨着我一片衣裳角?

  又是生辰八字又是头发的,胆子不小,还把主意打到姑奶奶身上来了。

  杨若晴也把手掌摊开,在她掌心里面,也有一根杨永仙的头发。

  哼,想玩是吧?姑奶奶陪你玩到底!

  ……

  因为三无一直在闭关,杨永仙不敢去惊扰他,只得先把从杨若晴那里偷来的头发丝儿给妥善收着,回头等三无出关再交给他。

  而杨若晴这边呢,也没闲着,等骆风棠回来,让他赶紧把杨永仙的头发丝儿和出生的时辰八字全送去给玉儿去了。

  杨华忠家,来了客人。

  三个妇人,一个是赵大苟的婆娘红鹅,还有两个面生的妇人。

  年老些的那个面相跟红鹅有六七分相似,自称是红鹅的娘家老娘,旁边的那个是红鹅的娘家嫂子。

  这两人是专门陪红鹅来杨华忠家的。

  “红鹅,你身子还病着呢,有啥事儿你让你娘,或是你嫂子过来一趟就行了,何必亲自过来呢?”

  孙氏打量着面前这如同褪了几层皮的红鹅,真是又心疼又同情。

  红鹅摇摇头,苍白的嘴唇嗫嚅着,声音沙哑,撕裂着人的耳膜。

  “婶子,我是专门来告状的,告赵大苟那个黑了心肝的畜生!”

  “赵大苟咋啦?”孙氏忙地问。

  下意识扭头了眼身旁的杨华忠,杨华忠手里端着旱烟杆子,旱烟没点燃,也正望着红鹅。

  “你说说。”他道。

  红鹅闭了下眼,再次睁开的时候,眼睛里都是恨意。

  嘶哑的声音艰难的响起:“赵大苟那个畜生,为了钱,竟然把小毛的尸身给卖了!”

  咚!

  杨华忠手里的旱烟杆子掉到了地上。

  他顾不上去捡,满脸错愕。

  “卖、卖了?你没搞错吧?咋有这种荒唐的事?”杨华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天底下竟然会有这样的父亲?话说,那可怜娃烧得就剩下一小把了,卖了?卖了能做啥?

  还有,谁那么缺德买?

  “红鹅,这到底咋回事啊?听着怪吓人的,你且细细说来。”孙氏回过神来,声音微微颤抖着道。

  红鹅的眼泪如子般往下滚,张口就哽咽了。

  她娘家老娘不下去,出声道:“还是让我来说吧,红鹅这几天都在反反复复的发烧,嗓子都烧坏了,我来替她说。”

  红鹅嫂子赶紧端起孙氏泡的一碗糖水送到自己小姑子面前,“你先喝几口糖水润润嗓子,待会咱娘说不全的地儿你再说。”

  红鹅这才接过碗。

  红鹅老娘抬起打满了补丁的青老布袖口抹了把脸上的浊泪,跟杨华忠和孙氏这儿说起了事情的原委:

  “我家可怜的外孙没了后,我闺女差点就跟着去了,幸好里正你们好心,请了大夫给她治着,这才留下一条命。”

  “前天夜里,里正你过去劝说我那姑爷尽早把外孙送出去安置的时候,我就在屋里伺候我闺女喝药,当时听到你们男人家说正经事,我就躲着没出来。”

  “后来里正你走后,没一会儿又来了人找我那姑爷。俩人去了隔壁屋子里叽叽咕咕,不晓得说了些啥,我听到他们还吵了起来,那会子我闺女病得迷迷糊糊的,我不放心就偷摸着去隔壁屋子情况,结果,到那人塞了银子到我那姑爷手里,我姑爷就没再闹腾了。”

  “那人走后,我就问我姑爷那人是干嘛来的,咋还吵起来了?姑爷让我别管,说是好心人过来送银子的,叫我这事儿跟谁都甭说。”

  “我就问姑爷,外孙的事儿咋整,姑爷说等等再。我就回屋接着陪我闺女去了,天麻麻亮的时候,我起夜,听到堂屋悉悉索索的声响,我就瞅了一眼,”

  “刚好到我姑爷出了院子,手里挎着只篮子,篮子上盖着一块黑布。我正寻思着是啥呢,一扭头就到门板上我可可怜的外孙不见了。”

  “我忙地出去追,却见我那姑爷走的方向不是往村后柳树林子那边去,而是往村口那边赶,我心里就犯嘀咕了,这方向不对呀,于是我就没喊住他,而是偷摸着跟在他后面,结果到他进了村口那座孤零零的院子。”

  “等他再出来的时候,手里的篮子就没了,我他那副样子怪吓人的,我吓得赶紧抢在他前头回了家,我他回来我才故意问他孩子哪里去了,他说安置了,我问安置在哪里,他叫我别管。”

  “这两天我闺女总算是清醒了一些,我把这事儿跟我闺女说了,我闺女想了个法子把赵大苟那个混球灌醉了,才套出他的话,搞了半天,他竟然把我那可怜的外孙给卖了!”

  红鹅再也忍不住,咧开嘴哭了起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