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寂灭万乘->第781章破后立

第781章破后立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祝本书的书友们元宵节快乐,合家团圆。{

  ****

  就某种程度来说,苏宜是因燕独舞而死。

  若非带了燕独舞,苏宜即便打不过,凭她积年神照巅峰的实力,面对破虚境一对一的情况下,逃生的希望并不小。

  况且,还有七品虎头鹰相助,八成是可以逃命的。

  多了一个想跑都跑不快的燕独舞,苏宜就等若多背了一个包袱,逃都逃不掉。

  燕独舞正是意识到这一点,她封闭,折磨自己,无非因此才一直陷入痛苦与自责的泥沼里迟迟不愿走出来。

  自责得多了,想得多了,就过分偏执了。她还觉得要不是身上法则功法被未知敌人感知,要不是没察觉到有敌人,也就都不会连累到师父。

  她甚至认为,要不是她们一路从北燕来陌上荒界的路上,她耽误一些时间的话,根本就不会发生大战。于是乎,师父就不会死了。

  在这个问题上,她太钻牛角尖了。

  前半辈子一帆风顺,走到哪里都备受宠爱。头一次经历如此惨事,如此重挫,她走不出来不奇怪。

  在谈未然一连串的言辞和举止的推动,以及强压之下,当她处于一种偏执状态时,将她内心的软弱甚至恐惧的一面都给生生逼出来。

  她开始抽泣、嘶叫。

  若说一开始大家都不知道谈未然要怎么做,有什么用意。那么,到了这时林子妤唐昕云等人全看出,这才是好苗头。

  “希望她可以走出来。”唐昕云看着十来里外那个身影,在内心对自己说。

  “希望她没事……”

  “老幺,你一定要成功啊。”

  这时。人人都出声或在心里为她默默希冀,都希望她可以恢复过来。大家都看得出,现在就是最关键的时刻。

  谈未然俯身,逼视燕独舞:“当年我们遇上三生道的敌人,我们之中最强的是邹野老祖,最弱的是我。只有抱真境。我们不是对手,邹老祖他可以走掉的,他若要逃,对方拦不住他。”

  “可邹老祖没有走,他选择替大家聚集三生道强敌,他选择牺牲自己,与强敌玉石俱焚。”

  “我!”谈未然指向自己,又指向山门所在:“明空老祖!林老祖!縢老祖!云老祖!我们没有一个像你一样琉璃心,没有一个如你这般弱不禁风。我们不但活着。甚至活得更好,若是学你,我们就不该活到今天。你告诉我,你的选择对不对!”

  燕独舞眼眶里全是血色,用力咬住嘴,鲜血跟着从下巴滴答滴答。

  “邹老祖为什么宁可牺牲自己,也要保全我们?”谈未然缓缓俯身,幅度极大。渐渐离燕独舞只有不到一尺,眼睛对着眼睛。他一双眼睛冷静而又燃烧着无明业火。另一双眼睛里的怒火与仇恨却如冰雪般融化,几如崩溃:“哦,你知道,你来告诉我。”

  燕独舞呜呜呜地拼命摇头哽咽,眼泪和着鲜血一起从脸颊与下巴滴下,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或许她知道。只是不敢说,怕一说出口就心防崩溃。

  “哦,你不知道,那我告诉你。”谈未然的气势达到巅峰,:“因为。邹老祖牺牲自己,对我们的最大要求,就是让我们活着,并且活得愈来愈好,让大家,让宗门全都越来越好。”

  这时,他和燕独舞几乎是脸贴着脸:“苏老祖牺牲自己,不是为了让她最宠爱的徒弟逃避并自我折磨,把自己玩成废人。你这么做,简直就是让她白白牺牲,你对得起你师父吗!”

  “她选择留下阻击敌人,就是把生的希望留给你。她的最后愿望是要你活下去,你活得愈好,她的牺牲才愈有价值!”

  谈未然的气势无形,却像是扼住燕独舞的喉咙,让她无法呼吸,无法挣扎。

  直到他说出来一句句话变成钢刀,一下下劈在她的心上,将她的心防打得彻底崩溃。

  燕独舞五官簇在一块儿,泪水登时决堤,犹如洪水般势不可挡地对外倾泻。揪住谈未然的衣裳,紧紧拽着,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终于发出哭声,放声嚎啕。也许压了太久,攒了太多,放开心防一哭就如山洪爆发,哭声震天。

  苏宜死后,燕独舞哀痛过,流眼泪过。

  可关心她的同门们都知道,这是她第一次哭出声音。

  …………

  谈未然的法子简单粗暴,却出人意表的有效。

  一顿揍,一番话,摧毁了燕独舞的心防与枷锁,帮她迈出了至关重要的第一步。接下来就是慢慢调养,让时间来愈合伤口。

  “做得好。”林子妤几人有点担心:“不过,你的法子太粗暴,会不会摧毁她的心理,让她就此一蹶不振?”

  谈未然摇头:“老祖,你们太低估她了,她的内心比她比我们认为的还要强大。”顿了顿,补道:“这是苏老祖跟我说的,但我也同意。”

  说出来可能没人相信,除了苏宜,天行宗最了解燕独舞的可能就属谈未然。

  他觉得,天行宗一代人当中,内心世界最强的一定是四师兄,其次很可能是燕独舞。

  想一想那个屡次被他击败,却永远饱满的坚信,她将来一定可以击败他,超越他的那个燕独舞吧。每次遇上她这种独特的自信,谈未然就隐隐觉得,这可能就是燕独舞最独一无二的潜力。

  有的人内心是盐碱地,种出来的东西,一旦毁了就再长不出东西了。

  而有的人内心是黑土地,纵然被摧毁,依然可以再一次发芽成长,并汲取养分变得更坚定更顽强。

  只是她当下弱不禁风,太一帆风顺,没有真正的经历,还没有把内心给磨练出来。

  事实证明,情况比预期的更好。

  一天后,主要被揍得痛,没怎么受伤的燕独舞,对一直看护她的林子妤说了一声“谢谢”,这话把林子妤给吓得药都打翻了。

  她肯开**流,就是渐渐恢复的迹象。

  必须要说,这个过程里,不管是喜欢她,反感她,曾经关系不好的,大家都常常探望她,对她表示关心,

  这些哪怕一点一滴的小细节,也对燕独舞最终从精神牢笼里走出来,起到了一定作用。

  燕独舞是个情绪化的人,觉得谁好,谁的一切都好;觉得谁坏,所作所为的一切都坏。

  也许外人对此感到可笑,但这就是她,简单而直观。

  对所有人宠溺的小公主来说,她本来就不用看别人的眼色,不用顾忌别人的心情和想法——要不然,为什么除了蕊儿之外,大家普遍对她都有一点不爽呢。

  但不可否认,经由这次,燕独舞和唐昕云等同门之间的关系,终有一定改善。虽然因为性格的原因,不可能做到与同门关系融洽,亲如兄弟姐妹,但到底是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宗门与同门的概念,固然早就在一次次相处中进入了她的内心,把种子种下。

  但也许,今次才真正在她内心生根发芽。

  谈未然前两次探望,她显然对再次被揍一事余怒未消,没对他说哪怕一个字,只用一双眼睛狠狠瞪他。

  隔了几天,燕独舞的情绪则平缓多了,对第三次来看她的谈未然咬牙道:“你个骗子,骗得我不使身法,以己之弱击你之强。而且当时我连内甲都没有,怎么近得了你的身。骗子,亏我当时真以为你强到无法匹敌!”

  给她没头没脑一通话下来,谈未然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忍不住放声大笑。

  见他大笑,燕独舞愈是郁闷,但迅速就精神一震,挥舞拳头,洋溢自信:“你骗得了我一次,骗不了第二次。现在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我以后一定会击败你。别以为你这次帮了我,我就会手下留情,我一定会狠狠痛揍你,大不了再救你一两次。直到最后……”

  顿了顿,认真想想,眼里的自信坚定得令人无法怀疑,道:“……最后反超你!”

  谈未然笑了,没错,就是这种自信,看来她是真的走出来了:“我期待那一天。不过……”

  同样的语气微微一顿,谈未然道:“……我现在青莲吐息术七阶,九劫雷音剑魄六成(怕她嘴大,没敢说七成),蹉跎手、霸世剑都凝练精魄。还是那句话,你怎么跟我比?”

  “十多年前,咱们小不周山遇见那时,你我实力伯仲之间,你修为更胜于我。可如今,才十来年,你就被甩出一大截了。”谈未然淡淡道:“在你反超我那一天到来之前,别被我甩得找不到影子,连灰尘都吃不上。”

  淡淡语气里透着“等你跟得上来再说吧”的味道,这种有意无意的刺激,登时把燕独舞激得直跺脚。

  “得意什么,你等着!”

  …………

  当天行宗上下为了燕独舞的好转而欢喜之时,还有一个人根本不知发生了什么。

  “练到两项极限的谈小子,现今究竟有多强?大荒域界的同龄人里,有人能逼出他全部实力吗?”

  宗长空凝聚心神,掌心出现一枚秘藏花。翻手一抛悬空眼前,隐隐对准了眉心。

  “若然谈小子可在极限之上,再冲另一极限,又可强到什么地步。”

  他缓缓吸了一口气,用强大的神魂狠狠淬炼着秘藏花,再专注从神魂里提炼。终于,一缕淡淡的光辉从眉心散发出来。

  仿佛蕴藏着不计其数的细小文字碎片,无声融入秘藏花。(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