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却邪->第23章诱妖(二)

第23章诱妖(二)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道观中的日子的确不好过。因为刚落脚没多久,二师父就同大师父商议要她随观中弟子一起修炼,练习剑术和法术。牧小十想起清虚观的名声,顿时吓得一个激灵,背后冷汗都要冒出来。

  清虚观以降妖除魔名闻天下,观中弟子不仅法力高,而且个个都以捉妖伏魔为己任,上至观主,下至扫地道人,一听到“妖”字,一嗅到妖气,就立刻精神抖擞。犹记得初次见面,二师父一叠符箓拍过来的情景,那敏捷手法,那无上法力,那激动神色,就像饿狼见到小羊一样,以至于那年她的噩梦中屡屡出现二师父那张脸。

  有师如此,简直是冤家路窄。

  而现在二师父竟要一只小妖到一群捉妖的道士中修炼。喂,你见过有羊愿意混在一群狼中间吗?你能理解闯入狼群中的小羊羔的心情么?

  牧小十只觉自己这条小命妥妥长久不了。

  云虚子知她心中所想,揉了揉她的脑袋:“小十放心,为师画的符灵得很,一剂下去保管十天半月让你不露半点妖气。”

  牧小十心中哀嚎,扯了他的衣袖,恳道:“二师父,我一颗笨拙石头修出人形着实不易,你就放我一条生路吧。”

  云虚子甩开她的手,剑眉一竖:“一只妖如何能不修炼?一直不修炼的妖简直没有妖的尊严!你虽然是块顽石,根基差,但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妖。只要你肯努力,定能有所收获。”

  牧小十要哭出来:“二师父,我可以自己修炼,我很勤奋的。”

  云虚子冷哼:“你化成人形也有数年了,却连人身都不能一直维持,还好意思说自己勤奋?”

  牧小十辩驳:“我跟着大师父学了许多,我能背四书五经,能吟诗写文,还会书法与下棋,温良恭谨让仁义礼智信我都懂。二师父,我很有文化的……”

  不提这事还好,一提云虚子更加不依,一拂尘敲过来,恨铁不成钢:“你一只妖学什么四书五经,你是要考科举吗?你这么知书达理,是要嫁到皇家当儿媳吗?你大师父将你养歪了,我现在要把你捋正。”他将徒儿拎过来,放得距牧云凉远远的,“从今日起,你都跟着我好好修炼,早日修成正果,争取得道成仙。”

  牧小十扑腾起来,挣扎着向牧云凉,求助地喊道:“大师父——”

  奔波一路,牧云凉伤势有所加重,此刻已和衣躺上床,正半倚在床头有一下没一下地翻着书。他早已习惯那师徒二人的闹腾,所以倒也不惊怪,一边读书一边扬着唇静听两人吵闹。

  徒儿出声求救,牧云凉不能再置身事外,自书卷中抬起头,笑道:“小十,你二师父说得对。如今下了山,或许会有意外情况,到时若为师不在身边,你又没半点保命的本领,岂不危险?”

  牧小十眼里包了泪:“师父,观中全是捉妖的道士,我心里害怕。”

  牧云凉想了想,觉得徒儿说得也有理,遂折衷意见:“好友,依我看不若这样,你先亲自带她几天,待她熟悉了,到时再放小十同观中弟子一同学习。毕竟她是只妖,又对这里不熟,难免心有畏惧。”

  闻此,云虚子让了一步:“也罢,从明日起,你扮成道童随在我身边。正好我要去各班巡查,你跟着见识一番观中弟子的上课情况,将来也好融入其中。”

  牧小十沮丧着:“二师父,他们都有什么课业?”

  云虚子想了想:“明日的课,大概是识妖,辩妖,练习捉妖……吧。”

  牧小十:“……”生无可恋。

  安排好一应事宜,云虚子起身将离,临出门之际又顿了脚步,回头看向牧云凉,道,“你心口的伤须得早日养好,不然后果恐怕难料。后山有处山洞,环境清幽,景色宜人,我往年常于那里修炼。你不如也入我道门,习些养生调养之法,辅以疗伤丹药,再闭关清修一段时间。如此虽不能根除你那伤症,但至少能痊愈十之*。”

  牧云凉埋头又翻起书卷,漫不经心道:“劳好友费心,不过,无需如此麻烦。”

  云虚子睨他一眼,忽地笑了:“算了,你还是疼着吧,反正疼着也无甚坏处,至少能提醒你自己仍是个活生生的人。”笑着笑着,笑意渐渐隐去,他叹道,“‘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事情已经过去,为何不能忘怀呢?”

  牧云凉沉默片刻,道:“早就忘了。”一手支上额际,他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就那年见过一次,现在回想,连模样也不清晰了。”

  “这便好。不然我总担心你要捅我一刀解恨。那本观主可就只能生受着。“

  牧小十从生无可恋中回神,闻得两位师父话中有话,好像还关系到大师父的过去,她忙竖起耳朵听,然而却是听得一脸茫然。困惑地看看大师父,又望向二师父,一双黑眼睛转来转去,她十分不明白,两位师父不是好友吗,大师父怎么可能对着二师父捅刀?而且二师父可不是善茬,又如何能生受着?

  云虚子知徒儿心中好奇已被勾起,将她拉至稍远处,俯身低声道:“小十,你想不想知道你大师父为什么隐居凉风山迟迟不入世间?”

  目光顿时亮起,牧小十道:“为什么?”大师父的过去她一直想知道,但从来不敢多问,怕惹得师父不高兴。如今二师父肯主动相告,那端是极好。

  “想知道吗?”云虚子按了按她的小脑袋,“那你明日早些过去,好好随为师巡查各班课业。若你表现得好,我就告诉你。”语毕,放开手,一拂衣袖,大笑着出门而去。

  牧小十顿时记起明日将面临一群道士,立刻整只妖都不好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