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绝世武神录->第二十五章无话可说

第二十五章无话可说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没错,这个木箱中装的居然是青离铁!

  所以他之前侧目看了张毅一眼,这个段公子拿来的这块青离铁绝对没有那天张毅拿来让自己锻造的那两块加起来大!

  也就是说,张毅拿出来的那两块青离铁价值超过了两万贡献点!这让石齐林不得不怀疑张毅那两块材料的来路了!

  张毅在角落里看见石齐林把那个材料给抱了出来,瞬间他的脸色就变成青色的了,心中暗道,“怎么会是青离铁!完了完了,怎么跟齐林解释之前的那两块?”

  石齐林也没有急着要去找张毅的麻烦,而是规规矩矩的开始准备工作。

  锻造分为两大类,一为锻,正如他的匕首和张毅的软剑一样,就是用锻,二为造,即为制造模具,然后用烧化的材料放进去,一个是在原有的基础上进行捶打,而另外一个是直接有了形状,然后再进行深加工。

  今天这个段公子要求自己把这块青离铁全部加工成两寸长的针,这可以说是精加工中难度最大的!

  针做武器的人一般都是当做暗器,这就需要它锋利而又坚硬,太硬就会变脆,太软就不一定可以一击致命!且要轻便,方便携带。

  综合来说,用青离铁这种高级材料来打造针这种暗器,难度极大!

  不过,石齐林也不是傻子,但是他就是跳进这坑里了,而且是自愿的!

  并不是他狂妄自大,而是他有把握!首先,他锻造过青离铁,知道他的特性!其次,如果这个段公子想要打造兵器,石齐林还得犯嘀咕,但是他居然要的是针这种家常的东西,别忘了,石齐林在五蒙山的小村子给那些村民打了十年铁!

  一些普通人,那里用得了好多兵器?所以石齐林反而更加熟悉那些农具和生活用品,之所以会打造兵器,还是爹硬要自己学的,没想到现在在这赤云宗还派上了用场!

  在加热器上的熔炉烧的通红以后,石齐林把这青离铁往里面一丢,然后就开始等待起来。

  张毅在角落里思来想去,最后还是走向了石齐林,贴在他耳边说到,“齐林,我……”

  还没等他说出口,石齐林一抬手,示意张毅不要说下去了,还小声的应到,“等把他们给打发走了我们去饭馆聊。”

  张毅深深的看了一眼石齐林,然后重重的点头。

  熔炉中的青离铁已经彻底融化,石齐林用一个大夹子把容器从熔炉中拿了出来,倒入旁边早已准备好的土肧之中,然后一一封土。

  过了大概一刻钟,红衣男子打了一个哈欠,悠悠的说到,“怎么还不开始,我都该睡午觉了!”

  石齐林斜眼看了这个段公子,然后面无表情的对着土肧狠狠的一掌,土肧瞬间就分解来开。

  这长条形土肧的内部如同蜂巢一般,一层连着一层,每层都有十个独立而又互相连接的针形空间,当底层的空间被灌满了,就会堆积到上一层,层层递进。

  每个空间之间连接的管道非常细小,当其中的金属一降温,因为热胀冷缩,连接部分就会自动断裂,十分巧妙。

  从土肧的碎块之中扒拉了一会儿,石齐林捡出共一百一十根看起来更像钉子的铁针。

  这时旁边的红衣男子发话了,“我要这的套兵器,需要一百零八根,也就是说,你最多只能失败两次!你的时间是子时之前,怎么样,我够仁慈吧?哈哈哈!”红衣男子一副坐等着赚钱的模样,十分得意。

  虽说可以失败两次,但是可以这么说,这是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这一百零八根铁针虽说每一个的工作量都不大,但是每一根需要投入的精力却是很高,要保证暗器扔出以后不会偏差方向,就得尽力做到粗细均匀,对于锻造锤的控制必须极其精准!

  以石齐林的精力和身体强度,他不可能在子时之前完成!

  可是,这也只是几乎不可能完成而已,石齐林就是要挑战这个不可能性!

  他直接将五根青离铁一次性放进了加热炉!没过多久,石齐林又把五根烧的通红的铁针一起放在了锻造台之上,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石齐林想起了他小时候的事。

  五蒙山上的一片空地中遍布着许多小洞,一个看起来干瘦的男子,正蹲在地上在用皮尺丈量一根插在地上的手臂粗细木头,他的旁边还站着一个拿着木锤的八岁模样孩童。

  等到这男子量完以后,他抽出背上的竹鞭,照着小男孩的屁股就是一下,脸上的愤怒无法掩饰,“跟你说了多少次?要掌握力度,我让你打进去一寸,你每次不是打深了就是打浅了,连木桩都打不好,你怎么继承我的衣钵?”

  小男孩被打了以后,一脸委屈,但是他强忍着痛没有哭出来,听到男子的训斥,他还悄悄的嘀咕了一声,“不就是打铁么?还有什么衣钵?”

  没想到男子居然听到了小男孩的抱怨,顿时勃然大怒!把手中的竹鞭高高举起,小男孩也被吓的闭上了眼睛,不过他的身体可是未曾躲过一下!

  看着自己面前的孩子,男子拿着竹鞭的手开始颤抖起来,手迟迟没有落下去,过了几息,男子开始大口的喘息起来,脸上的愤怒被哀伤所代替。

  “林儿,我不打你,也是,我现在这个样子跟个打铁匠有什么区别呢?我打你,是为了让你记住,你是在锻造!”

  看着面前的孩子,男子实在是拿他没有办法,只有恨铁不成钢的教诲,说着说着,突然男子紧紧握住自己的右手的上半臂,蹲在了地上,他的脸上满是过早出现的皱纹,因为吃痛,现在扭作了一团!

  刚才还不理不睬的小男孩立马冲了过去,给男子的右手做起了按摩,稚嫩的小脸上满是惊慌之色,口中连忙问到,“爹,怎么样?好点了么?”

  大概过了十多息,男子才在孩童的搀扶下站了起来,“不碍事儿,你也知道爹这个老毛病,爹就怕有一天我手真的动不了了,我的手艺连一个继承人都没有!”

  小男孩看着男子因为手臂隐隐作痛而透出的表情,之前强忍着没有流出来的眼泪居然就这么流了出来,“爹,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学锻造,不会让你的手艺失传的,我学会了我就教给我儿子,孙子!”

  男子艰难的抬起右手,揉了揉男孩的头发,“你个小兔崽子,才多大呢,就想着儿子孙子了?”

  小男孩这才破涕而笑,擦掉了脸上的泪水,他这才说到,“别拿我打趣了,爹,我这就带着你去白医师那里去看看!”

  男孩拉着男子的手就要走,没想到他就怎么蹲在了原地,“林儿,你以后少去白医师那里,我的病他没有办法,我现在已经不痛了,来,继续练!”

  男孩再一次提起了木锤,不过这次脸上不再是委屈,而是对信念的坚定!

  五蒙山上,又传出了“铛铛”声。

  想起当年爹对自己的严苛训练,石齐林现在都不由的牙根打颤!

  轻到打豆腐,重到一击碎石。石齐林都训练了很久!

  石齐林手中的锻造锤轻轻落下,又飘飘的提起,每一锤的声音都一样的铿锵有调!犹如节奏明快的鼓点。

  奇异锻造中的“铛铛”声一直此起彼伏,直到天完全黑了下来,都没有停下过!

  黑夜中,黄阳石的光辉照应在红色锦盒中整齐码放的一百零八根青离铁针上,显得这简陋的锻造铺里蓬荜生辉!

  大约估算了一下时间,现在距离午夜还有整整半个时辰!跟着红衣男子一同来这儿的老者,双手分别拿了一根起来,掂量了几下,一脸惊诧的说到,“几乎一模一样!”

  不错,这一百零八根针,经过石齐林的锻造,几乎做到了每一根重量相等,大小相同!

  石齐林抹了身上的汗,一脸放松的看着面前的红衣男子,“怎么样?段公子?还满意么?”

  红衣男子正要说话,老者连忙凑了过来,“钟离打的肯定比他打的好,但是钟离都不一定能做到每一根都几乎相等!”

  这个段公子仔细的思量了一下,顿时开怀大笑,“林兄弟,你的锻造技术我是无话可说!你这个朋友我是交定了!报酬我改日定当亲自送上门来!我们走!”

  说罢,红衣男子就和老者走出了奇异锻造。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