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巫师不朽->第五百八十章 清醒

第五百八十章 清醒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还真是复杂···”

  从实验台上坐起,感受着身上的变化,默默思虑着太阳血脉与月精灵血脉之间的联系,阿帝尔摇了摇头,有些理不清情绪。

  太阳血脉与银月血脉有很大关系,这已经是肯定的事情了。

  具体的原因,阿帝尔并不清楚,不过这其中的好处,倒是令他原本的想法更加坚定了些。

  “雅拉···”

  默默念着这个名字,阿帝尔起身,默默思考着最近打探到的一些消息。

  雅拉的父亲,也就是翡翠高塔的这一代塔主,自三千多年前便已经没有出面了,似乎发生了某些意外,导致自身一直没有出现。

  具体的情况,似乎只有赫穆克与西玛尔两位长老知道,哪怕阿帝尔身为西玛尔的学生,也没法打探到。

  因为塔主多年不出面,因而如今翡翠高塔的各项事务,都落到了赫穆克与西玛尔两位长老手中。

  其中,赫穆克分管对外征战,西玛尔则负责管理高塔之中的事宜。两者分工明确,到如今已经有数千年了。

  在这种情况下,雅拉的位置,实际上有些尴尬。

  他是高塔塔主的唯一孩子,又是精灵一族的皇者血脉,理论上来讲,应当是高塔的下一代继承者,必然将继承精灵一族的势力,成为顶尖巫师。

  但是在这种耀眼的身份与光环之中,雅拉自己却有很大的问题。

  他的血脉并不稳定,连带着他的性格也十分不稳,平静时翩翩有礼,偏激时却又疯狂的吓人,甚至曾经干过屠杀精灵平民的事情,造成的影响简直不可估量。

  如此长久下来,整个翡翠高塔之中,对雅拉有好印象的人很少,绝大多数都是畏惧居多。甚至就连赫穆克与西玛尔两位,都对此表现出了明显的不喜。

  这对阿帝尔来说是个好消息。

  正因为有雅拉的对比,才能显出阿帝尔的优秀,从而为他创造出机会。

  “上次一战之后,雅拉勾结亡者之厅,在世界征战中做手脚陷害的事情已经传遍了高塔。”

  “在印象分上,我勉强占优,差一些的,便是血脉与实力。”

  站在原地,阿帝尔望向外界,眼眸之中,点点银色的星河在闪烁。

  事实上,相对于大众印象,血脉与实力才是重点。

  这个世界,到底是巫师的世界。高阶巫师一人便可以征服一整个世界,其余低阶巫师不论来的再多,也只是一个念头的事情。

  在这一点上,雅拉无疑占着很大优势。

  身为太阳皇者血脉,雅拉的血脉只要成熟,便可以自动晋升五阶,甚至拥有更高的潜力。

  正因为如此,哪怕赫穆克与西玛尔对其印象不好,哪怕高塔内对其早有怨气,也不得不一再忍受。

  个体为王的世界,民众的支撑与印象归根到底只是点缀,唯有自身的实力才是根本。

  就如同如今,在大众印象上,相对其雅拉,阿帝尔无疑全面占优。但阿帝尔只要一天不证明他的潜力比雅拉更强,翡翠之塔继承者这个名号就不会改变。

  而想要做到这一点也很简单。

  “五阶····快了,快了····”

  诸多念头在脑海中瞬间流转,静静站在原地,感受着体内的血脉沸腾,阿帝尔平静想着。

  吞噬了那一点太阳血脉,阿帝尔的血脉便陷入了一种深层次的蜕变之中,濒临了一个临界,在阿帝尔的感应之中,距离五阶层次,也只差一步之遥了。

  这是太阳之血不够完整的缘故。如果阿帝尔手中的太阳之血数量能够更多,此刻恐怕便已经打破了血脉的界限,直接打破血脉极限,让血脉晋升五阶了。

  甚至,这还不是极限。

  经历了之前那种血脉共鸣的感觉,阿帝尔心中隐隐有种预感。

  若是能够将雅拉直接全部吞下的话,他体内的血脉之力,恐怕将会达到一个恐怖的层次。

  ····················

  砰!!

  一层厚重的黑色水晶被瞬间击破。

  在一处宽敞明亮的房间之中,雅拉浑身血脉贲张,身躯表面的血肉在不断颤抖,上面有一层层皮屑不断脱落,而后又快速长出,整个过程看上去十分恐怖。

  他在大厅中央站着,任凭身躯不断变化,整个人的脸色变得扭曲而恐怖,身上的太阳印记疯狂闪烁,隐隐到了崩溃的边缘。

  “你竟然!你竟然!!”

  恐怖的力量倾斜,他疯狂的大吼,整个身影带着庞大的力量响彻,哪怕经过重重巫阵的隔绝,仍然听上去恐怖无比,如同魔神的咆哮,带着恐怖的精神魅惑之力。

  此时此刻,他痛苦的捂着脑袋,整个人的脸色狰狞而扭曲,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死亡的冰冷气息,令人望之生畏。

  “雅拉殿下···”

  远处,望着雅拉这幅模样,一个精灵侍从轻轻叹了口气:“自从那一天后,就一直是这个样子了。”

  自从被阿帝尔当众击败,被赫穆克拖走之后,雅拉便陷入了疯狂状态,体内的血脉似乎因为受到了强烈的刺激,而导致整个人都不稳定了起来。

  见到这种情况,赫穆克索性直接将其锁在了这座大厅内,即是让其反省,也是让其借助这座大厅内布置的重重巫阵冷静下来。

  但现在看来,却是一点效果都没有。

  巨大的大厅之内,布置有历代精灵大巫师所布置的无数巫阵,在正常情况下,哪怕是最混乱癫狂的存在,进入其中之后,也最多几天时间便会陷入平静,身躯中的无数情绪尽数被安抚,陷入绝对的冷静之中。

  但哪怕是如此强大的巫阵,在面对雅拉时,却也失效了。

  数个月来,雅拉虽然偶尔会平静下来,但一旦到了情绪激动的时刻,便会不由自主的暴走,陷入绝对的癫狂之中,哪怕其中的巫阵全力激活也无法安抚。

  在某种情况下,这也同样说明的雅拉的血脉之卓越,暴动的血脉之力,哪怕是历代大巫师所布下的巫阵都无法强行安抚,只能起到一点辅助效果。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今天。

  淡淡的金色光辉在眼前闪烁,如同暖阳初升,在眨眼间照耀起四方山河。

  一片光辉照耀之中,雅拉缓缓睁开眼,浑身上下原本不断浮现而出的太阳符文在这一刻尽情闪烁,将所有异样全部压下,恢复到正常状态之下。

  在血脉之力再次濒临暴走的这一刻,他以绝对的意志硬生生将体内暴走的血脉压下,强行在混乱之中,维持住了自身的意志不再变化,得以保持自身清醒。

  “雅拉殿下!”

  外界,望见了眼前这幕景象,几个围观者愣了愣,随后其中一人看向眼前的显示台。

  “各项数据全部恢复平稳,血脉力量不再波动,雅拉大人恢复过来了!”

  望着显示台上显示的内容,一个容貌美丽,穿着一身白色长裙的精灵少女顿时愣住,随后脸上便露出笑容,带着浓浓喜悦。

  “茜尼,将封锁巫阵打开。”

  在内部,一个声音突兀的响起,声音听上去很平静,没有此前的狂暴与混乱。

  少女抬头望向内部,之间在封锁巫阵内,雅拉静静站在那里,此刻浑身上下闪烁的金色符文全部消弭,身躯上原本蠕动的血肉也恢复正常,看样子已经彻底恢复正常。

  见到这一幕,少女连忙走向前,将封锁巫阵给打开。

  事实上,到了这一步,也不需要她去动手。

  为了防止意外,早在离开之前,赫穆克便设定了巫阵的指数,唯有雅拉彻底恢复正常时才能够打开。

  而当雅拉从血脉暴走状态下恢复,彻底恢复正常之后,原本层层封锁的巫阵便会自动关闭,将其中的人放出来。

  从封锁巫阵中迈步走出,雅拉平静的接过一件金色的衣衫,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披上,随后向外走去。

  一路上偶尔会碰上一些翡翠高塔的巫师,他们望着雅拉的目光翡翠古怪,尽管表面不失礼数,但却带着一层深深的冷漠与排斥。

  这是此前多年的不好印象,再加上此前勾结亡者陷害同伴所带来的后遗症。

  出于身份与力量,这些普通巫师不敢对他如何,也无法对他如何,但却不妨碍他们心中对雅拉的排斥与厌恶。

  静静感受着这些情绪,雅拉出奇的没有愤怒,反倒觉得脑子前所未有的冷静,甚至心中情绪没有一点起伏,只是静静思考着。

  “传说果然是真的。”

  快速走到自己的实验室,他举起手,望着自己手臂上浮现出的某种印记,脸色很是激动:“最为纯粹的月精灵血脉,果然可以治愈我的血脉病,让我从混乱中恢复过来!”

  他努力张开双臂,在身躯上,阿帝尔的气息与血液似乎还存在他的身上,其中蕴含的那股独特的血脉粒子,让他暴动的太阳血脉都仿佛得到了安抚,渐渐平静下去。

  “可惜,只是一点气息与血液,只能暂时压制我的血脉暴动···”

  他站在那里,一张俊美妖异的脸庞在灯光照耀下显得明灭不定:“如果能将他吞了,我的血脉病或许就能消失。”

  想着阿帝尔那一日将他击败,将他打成重伤的狼狈场面,哪怕此刻血脉已经被安抚下来,雅拉还是不由自主的握紧双拳,脸色有些变化。

  “四阶巅峰···呵···”

  想到最后阿帝尔展露出来的实力,他冷笑一声,笑容有些扭曲:“倒是小看你了。”

  话音落下,他抬起头,手臂轻轻一挥,在身前一抹影像瞬间出现。

  那是一抹黑色的漆黑景象,在景象中,似乎有一个庞大的身影正在其中伫立着,此刻大半身躯都被阴影笼罩着,看不清真实。

  (..net)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