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寻情仙使->第三百四十一章重来(求月票)

第三百四十一章重来(求月票)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李永生盯着二长老,眼神中大有深意。

  二长老心里微微一颤,却是硬着头皮点点头,“李掌柜,幸不辱命。”

  他这样勇于出手,并不仅仅是因为不怕御林内卫,他是有小算盘的。

  要知道,滨北双毒也是不怕御林内卫的,他俩不是体制中人,只是担心会给赵欣欣带去麻烦,所以才强行压制的。

  二长老想的不同,他不怕自己做的事影响了九公主,她是死是活,关他什么事呢?

  正经是英王一家倒台的话,没准李永生也会受到连累。

  那样一来,他甚至有可能提前结束这二十年的约定。

  不要说化修,就算是普通人,谁愿意做别人的仆人?

  当然,小心思是有,但是他也没做得过分,有人在酒家闹事,他果断出面制止了,而且还没有杀人,并强调说这是喜庆的日子,我已经留手了。

  他留手了吗?当然是留手了,化修出手,就算面对的是以防御著称的御林内卫,斩杀三五人,也不是问题。

  这么看起来,他比第一次在我们酒家出手,就杀了一人的杜晶晶,要自制多了。

  然而,事情的真相,真的是这样吗?要知道御林内卫的防御能力,真的是一等一的,他们主要负责保护官员,若是出现危险情况,必须要当肉盾挡上去的。

  这样的御林内卫,被二长老一下伤了那么多,个个出血。

  这种手段,显然超过了维护秩序的必要范畴,真的能算自制吗?

  李永生看到林二出手,心里就有了类似的感觉,待看到结果之后,发现真是如此,也真是有点无奈:他是不能就此指责林二的,人家的行为无可挑剔。

  要不说,最难把握的就是人心,遇上那种心有怨念的,就算下了奴印,对方依旧会在能力许可的范围内,搞一点小动作。

  当然,这一次他无可奈何,并不代表自己会容忍某些算计,拿眼神警告一下很有必要。

  省得这厮觉得,自己根本没有发现那点小心思,下次没准会做得更猖獗。

  他正想这件事呢,就听那少年再次发问了,“你到底是什么人,敢冒充絮鹭?”

  男扮女装的那厮冷冷看他一眼,“小家伙,再说一遍,咱们都是在酒家避难的可怜人,你又不敢动手,问来问去的,有意思吗?”

  少年愣了半天,冲着李永生一拱手,“李掌柜,此人辱我亲人,我不能忍,还请开恩一二,容我拿下这厮。”

  “呵呵,”李永生笑了起来,然后摇一摇头,淡淡地吐出六个字来,“规矩就是规矩。”

  我们酒家是卖酒菜的,只负责客人在吃喝时候的安全,不负责断案和处理恩怨。

  如果说,规矩可以因为意外而打破的话,那么距离随意破坏规矩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少年闻言,忍不住长叹一声,失望之色溢于言表,不过很显然,他不敢挑战我们酒家的规矩。

  倒是那富翁老叟出声发话了,“你真想对付此人,我有个建议,四大捕手里的向佐,最近就在朱雀城活动,你若是能放出去消息,此人绝对走不脱了。”

  “向佐?”少年闻言愕然,“不是说四大捕手之间,关系不是很好吗?”

  “你这……”富翁老叟也吃了一惊,然后哭笑不得地摇摇头,“亏你也是絮鹭的亲友,竟然会相信这种无稽之谈,人家都是刑捕部的,就算业务上可能有竞争,但是冒充同僚这种事,他怎么可能不追究?”

  “这倒也是,”少年恍然大悟地点点头。

  然后他四下看一眼,冲一个小二招一招手,“阁下可否帮我传出去这个消息?我愿出十块银元相报。”

  这小二正是刚才被人踹了一脚的,他犹豫一下,侧头看向李掌柜。

  李永生没有做出任何的表示,就那么淡淡地看着他。

  小二迟疑了好一阵,最终还是摇摇头,“抱歉了客官,虽然我也很看不惯那厮,但既然是我们酒家的客人,这种事我们是不会做的。”

  李永生闻言,微微颔首,这个小二……倒是能大用一下。

  少年眼中的不甘,越发地浓郁了。

  就在此刻,不远处的中年夫妇里,男人抬手冲他招一下,“少年人,可否过来一坐?我倒是有些事情,私下跟你商量。”

  七个客人在酒楼里同处不止一天了,少年倒也知道这夫妻俩的身份,于是站起身走了过去。

  李永生左右无事,就竖起耳朵听这俩谈话。

  中年夫妇的意思很简单,他们有随从在旁边住着,每天都会按时过来看望他俩,并且及时传递消息,他俩可以令随从将酒家里的事情散布出去,引来向佐。

  但是,他俩也不可能就这么白出手,朱雀城是非常讲求实际的地方,指望人义务帮忙,那是不用想的。

  这夫妻俩要求少年帮忙,引见一下向佐或者絮鹭——他们是受了某个案子的牵连,需要人出面帮助平反,若是四大捕手之一能过问,基本上就没问题了。

  少年迟疑一下,苦恼地表示,自己联系絮鹭也很不容易,不敢答应什么,不过若是能将向佐引来,你们可以跟他商量不是?

  那中年夫妻商量一下,也觉得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只能悻悻地同意了,至于说此举可能得罪那男扮女装的家伙,已经根本不在他俩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未几,中年官员的从人就来了,他们不是从前门进来的,而是从后院进来的——他们天天来酒家,经常还带一些书籍和日用品什么的,早就跟小二们混得熟了。

  就在中年官员交待完事情,刚将来人打发走之际,酒家面前的街上,响起了迅疾的马蹄声,密密麻麻,听起来不下几十骑。

  紧接着,就有人高声叫着,“就是这里,看紧了,敢出楼者杀无赦!”

  刹那间,响应的声音此起彼伏,听起来竟然有上百人。

  未几,又听到有人大喊,“兀那酒家掌柜,速速出来跪迎贵客!”

  “跪迎?”李永生眉毛一扬,气得顿时笑了,“哪里来的不知死活的东西?”

  “大胆!”那几个堵在门口的御林内卫,齐齐破口大骂,“是天家的使者到了,竟敢辱及天使……还不乖乖束手就擒?”

  若不是忌惮酒楼里有个视御林内卫如无物的化修,他们早就冲进来了。

  不过听到“天使”两字,二长老虽然戴着面具,看不到表情,但是他的目光,已经变得凝重了许多——御林内卫只是走狗,天使却是天家的代言人。

  李永生却是夷然不惧,他冷笑一声,大声回答,“想我去岁面见今上的时候,也未曾跪迎,天使竟然比天家还有架子,倒也是咄咄怪事。”

  “你见过天家?”几名御林内卫顿时就是一愣,须知那可是天家啊,就连御林内卫中人,也有人未曾见过天家。

  而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之所以能见过天家,不过是适逢某些集体场合,又或者是自家跟着的官员见了天家,他们只负责安保职责。

  “去岁见过天家的人多了,”有人冷哼一声,然后就分开御林内卫走了进来。

  来人面白无须,二十余岁,声音尖细,不过是高阶制修,却是左顾右盼不可一世,他冷笑着发话,“敢打伤御林内卫,好大的狗胆,现在自缚双手跪地,不要等我请出天使仪仗来!”

  李永生脸一沉,他之所以说去年见过今上,就是想表明,哥们儿我不但有来头,而且跟今上联系紧密——他要说十年前见过今上,那还有什么意思?

  哪曾想,面前这位脑瓜倒是够用,意识到去年是大典之年,天家起码见过几十万人。

  事实上,对于内廷中人来说,见过天家真不算什么硬指标——谁没见过天家?

  很多天天都能见到天家的主儿,一旦失势了,照样不是被人踩在脚下蹂躏?

  李永生见此人张扬,微微一眯眼睛,面无表情地发问,“不知道你伺候的是哪一监的天使?”

  天使不一定是太监,很多领了皇命的钦差,都可以号称是天使,但是眼前这厮既然是个太监,那他身后之人,肯定也是个太监。

  没什么正式官员,敢用太监给自己打前站。

  至于说眼前这位为什么不是天使,这还用问吗?

  一个制修也能当天使的话,中土国就彻底没救了。

  “凭你也配问我?”年轻太监冷笑一声,“给你三息时间,否则铲平这家酒家,在场之人杀无赦!”

  “呵呵,”李永生冷笑一声,好整以暇地看着对方,“请便!”

  他心里很明白,林二估计是指望不上了,滨北双毒也够呛,他一个人终究是双拳难敌四手,不过你丫真敢砸了酒家的话,莫要怪我心狠手辣。

  年轻人脸一沉,就待出声发话,不成想,后面又跑进一人来,不是别人,正是朱雀城捕房的严捕长。

  严捕长看一眼李永生,也顾不得使眼色,匆匆走到年轻人身边低语,“这位公公,须得给玄女宫和英王府留几分颜面。”

  天使是天家的代表不假,但英王是天家的叔父,人家反迹未露,你却砸了英王女儿的产业——你真以为自己能代表了天家?

  更别说赵欣欣还有一重身份,那就是玄女宫内有牒牌的道童。

  (更新到,召唤月票。)(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