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跃马大唐->第四六零章对决

第四六零章对决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城外唐军大阵中,一直在关注城头蛮兵动向的宋建功察觉城头的蛮兵行动有异,忙来到王源身边禀报道:“副帅,城头的蛮兵数量少了好多,本来密密匝匝的站在城头的,现在稀稀落落好像没有几千人了。”

  王源凝目看去,果然肉眼可见城头的蛮兵数量锐减,只剩下很少的一部分人在城头。顿时皱眉默然不语。

  柳钧道:“莫非阁罗凤要放弃羊且咩城了么?”

  王源道:“若真是撤离此城,阁罗凤倒还识时务。放弃此城是他最佳的选择,否则这座城烧成了灰烬,他的兵马也无法在此坚守。”

  众人正议论间,猛听得城中巨大的声浪传了过来,那是蛮兵的欢呼之声。众人面面相觑不明所以。不久后众人发现正指挥挪动神威炮往前推进的刘德海策马飞驰而来,来到王源面前来不及行礼便高声道:“副帅,副帅,有古》无>错》小说怪。”

  王源皱眉道:“慌什么,发生了何事?”

  刘德海急道:“羊且咩城中有怪异之声,古怪的紧。”

  王源道:“什么怪异之声?不就是蛮兵的鸹噪之声么?”

  刘德海摇头道:“不是,在那之前,神威炮的炮手们都听到了怪异的声响,像是……像是虎啸龙吟之声。”

  王源哑然失笑道:“胡说什么,哪来的虎啸龙吟之声?你是怎么了?”

  “是真的,副帅,不止一人听到了,大伙儿都听到了。像是野兽的叫声。”刘德海叫道。

  王源正欲斥责,宋建功忽然皱眉道:“副帅,蛮族终日与野兽毒虫为伍,莫非又有什么手段不成?刘将军当不会信口开河。”

  王源想了想道:“走,咱们去近前听一听动静,莫非阁罗凤还真有驱虎驭豹的本事么?我却是不信。”

  众人驰出阵前来到距城墙更近的神威炮阵地后方,刘德海下令所有炮手停止发出声响,众人屏息静听城中声响。只觉得城内远远传来沉闷的咚咚声响,随着咚咚之声,好像地面也在微微的抖动。猛然间一声昂然长嘶隐隐传来。

  王源听那声响,不觉‘啊’的一声叫出了声。

  “副帅,怎么了?”众人忙问道。

  王源道:“好像是大象的声音,我听过大象的吼叫声,像极了。”

  宋建功猛然醒悟,拍额道:“副帅,蛮人善训象,听说可驱象作战,莫非……”

  王源色变,喃喃道:“难不成他们不是要撤离此城,而是要出城作战不成?”

  话犹未了,但见羊且咩城的西城门的巨大吊桥轰然落下,溅起一片烟尘。众人骇然望去,但见羊且咩城的城门洞开,片刻后一头小山般的大象驮着一座小房子般的象座正甩动着长鼻子缓步踏出城门出现在正午的阳光中。

  紧接着,第二头、第三头、第四头……只短短的时间里,几十头大象便源源不断的从城中涌出,开始沿着护城河岸边一字排开。一头又一头,源源不断,看上去无休无止。

  众人的惊讶难以形容,刘德海骂道:“狗.娘养的,还真要跟咱们拼命了。”

  王源冷声道:“果然是有些本钱,这些庞然大物怕是很难缠,阁罗凤这是要殊死一搏了。准备迎战。”

  宋建功立刻转身朝前军副手魏光中喝道:“即刻传令,准备迎敌。”

  刘德海道:“副帅,神威炮怎么办?”

  王源道:“将所有木弹倾倒入篝火之中点燃,所有神威炮手即刻撤离此地,没什么能阻挡这些庞然大物的冲击,这些神威炮只能放弃了。”

  刘德海心疼不已,但也无可奈何,只得立刻传令下去。众炮手连忙将整车整车的各型号的木弹一股脑儿倾倒入篝火之中,之后立刻往唐军大阵之中撤退。王源等人也迅速各自回归本阵,王源不断下达号令,全军凛然准备迎敌。

  羊且咩城下,三百多头大象已经全部出城,在城下排成两排。它们的身后,城门洞中潮水般涌出的是大量的蛮兵。阁罗凤孤注一掷,将三万蛮兵尽数压上战场,要同唐军做殊死一搏。

  一声凄厉的大象的嘶鸣声响起,数百头大象挥鼻长鸣,声音响彻山谷。紧接着一头体型最大的大象在驭象人的指挥下踏出了第一步,数百头大象一起行动,初时缓慢笨拙,十几步后象群居然开始奔跑起来。这些庞然大物看似笨拙,但奔跑起来速度竟然不慢,沉重的象脚踩在地面上,地面发出沉闷的回响,尘土和砂砾横飞乱溅,升腾起一片烟尘之云。

  在象群之后,数万蛮兵像是跟在坦克后面冲锋的步兵,呐喊着潮水般的冲向唐军阵型。两百多辆从城头拆下的床弩也被士兵们抬着冲锋,阁罗凤是要用尽他所有能用的资源来打这一场大战。

  王源本以为排成一排熊熊燃烧的篝火可以阻挡这些大象的冲锋,但是他却失算了。这些受过训练的象骑兵根本无视熊熊烈火,径自穿越火堆之间的空隙出现在唐军阵前三百步外。象鼻挥舞,象牙乱戳,将竖立在地面的神威炮像积木一般的踩踏推倒。与此同时,潮水般的蛮兵的身影也出现在象群的后方。

  “弩手准备!”宋建功面容严肃,高举令旗喝道。

  五千配备臂张弩的弩手开始咔擦咔擦开弦上箭。臂张弩射程最高可达三百步,最先可御敌的便是这些弓弩了。随着宋建功令旗挥下。弩箭射出的尖啸声大作,弩箭像是层贴着地面快速移动的乌云一般朝冲锋而来的南诏象骑兵和蛮兵们切割过去。只一瞬间,强劲的弩箭便像是割麦子一般将冲锋在前面的一排数百蛮兵撂倒。

  然而让剑南军上下目瞪口呆的是,臂张弩竟然对象骑兵丝毫不起作用,每一只冲锋而来的大象身上都钉着数十只弩箭,但去丝毫不影响它们发了狂般的往唐军阵前冲锋。而且便跑,那些钉在身上的箭支和啪嗒啪嗒往下掉落,而且连血都很少流出来。很显然,这些弩箭竟然没能射到能钉在大象身体上的深度。

  这可不是大象的皮有多么的坚韧,再坚韧的兽皮也无法在劲弩之下不被穿透。但蛮人训练象骑兵自有其独特之法。训练一头象骑兵的代价很大,要花费很多的时间,而且这些大象食量巨大,要将它们养的肥肥壮壮才是最好的象骑。所以,绝无可能任由一头大象在冲锋时轻易死去。

  在驯化这些大象的时候,驭象人每日都在大象身上涂抹深山中的一种极粘的泥土和蒲草加上特殊树汁捣碎后混合而成的粘性浆水。日复一日,大象也没什么感觉。但直到最后,这些浆水都会凝结成一层厚厚的皮外之皮,坚韧富有弹性。防水防火箭支也难穿透。一头外皮都抹着这种浆水之皮的象骑才算是一头真正的象骑兵。

  “邪门!”王源目视此景也眉头大皱。

  唐军弩手再射出一轮,带走数百名蛮兵的性命后,冲到两百步距离内的象骑兵也开始发威。象座顶端的藤盖掀起,十名蛮兵弓弩手探出身子朝唐军士兵射出一轮弩箭后便迅速的藏进象座堡垒之中。三千多名象骑兵弩手射出的弓弩也在瞬间带走了数百唐军的生命。而且,进入三百步距离之内,二百余架床弩进入了射程。抬着床弩的蛮兵手忙脚乱的开始安顿床弩,片刻后,力道强劲的两百支床弩穿透了唐军的阵型,射杀了二百多名唐军士兵。

  在这一瞬间,蛮兵竟然在伤亡上低于唐军,唐军死伤五百余,蛮兵死伤却不足五百。

  “他娘的。”宋建功大骂,对王源叫道:“副帅,柳小将军的骑兵怎么还不出动?早该冲上去了。”

  王源沉声摇头道:“不能冲上去,咱们的骑兵能是象骑兵的对手么?骑兵要等待时机。弓弩既然无法射杀象骑兵,让弓弩手射人不要射象骑兵。”

  宋建功厉声下令,弩手们放弃朝象骑兵施射,将所有的火力对着冲锋而来的蛮兵身上招呼。随着双方阵型的靠近,弓箭也进入射程,于是双方的弓箭手开始发威,在地面弩箭的乌云之上,更是一大片遮天蔽日的箭支抛射的黑云笼罩。双方死伤的人数急速的飙升。

  但蛮兵的象骑兵无人能挡,终于在蝗虫般的箭支弩箭之下冲到了唐军甲兵阵前。甲兵用长枪刀剑往象群身上招呼,但锋利的兵刃只能给大象添上一道道的伤口。发了狂般的大象挥动锋利的象牙,卷动象鼻,将一个个剑南军士兵开肠破肚,抛上半空。沉重的象腿踩中任何一人,都会在瞬间将对方踩成肉泥。加上象背上不断施射的蛮兵弓弩手,这三百多头象骑兵便成了战场上最恐怖的存在,在唐军阵型中横冲直撞,所向披靡。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