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妻管严的奋斗史->第30章

第30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唐语不能骑车,就打算去坐公交车回家,顾力说不放心,非要跟着。

  “有啥不放心的?我又不是大姑娘。”

  顾力瞪他,唐语笑:“逗你玩呢,傻样,我巴不得跟你形影不离,穿一条裤子呢,你愿意跟哥走,哥高兴死了。”

  唐语掐了掐顾力的腰,顾力脸上浮出了些许笑意。

  路上唐语把事情给顾力说了一遍。回到家里,敲了敲颜杉的房门,颜杉居然还在睡觉。

  唐语二话没说,进屋就开始翻。

  颜杉莫名其妙的看着唐语,“大哥,你来我这捉奸是咋地?”

  “夫子临走时不是把他的玉坠放家了吗?”唐语脑袋杵到柜门里,闷闷的说。

  “哦,那个啊,在我这呢。”颜杉从领口掏出玉坠说:“我怕弄丢了,一直戴在身上。”

  唐语回头看了看,玉坠果然在颜杉脖子上,唐语呼出一口气,“这个今天借我用用。”

  “呃,干嘛用?”颜杉迟疑着说:“这是夫子的传家宝,他怕去外面弄丢了才放我这保存的。”

  唐语把事情又给颜杉复述了一遍。

  颜杉说:“现在联系不上夫子,没法征求他的意见。借给大哥倒是没问题,不过我得跟着去,不然我不放心,这东西太珍贵了。”

  唐语哈哈笑,“行啊,你跟着去更好了,有你当保镖,谁也抢不走咱这宝贝。”

  “那你们等我会,我收拾收拾。”

  十分钟后,三人离开了小院,打车去了琉璃厂。

  以前闲聊的时候,唐语听夫子说过,古玩店的老板一直惦记着要买他的玉坠。这件事唐语记得很清楚,是因为店主曾出一千万的高价购买,夫子却说这是无价宝,出多少钱他都不卖。

  唐语脑子里只有钱,对古董不感冒,所以没法理解夫子的心态。这玉坠要是他的,他说不定早当掉当启动资金了,以后有钱再赎回来就行了呗。不过他也只能想想,这宝贝终究不是他的。

  他带着玉坠来,是想碰碰运气。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有点缺德,但为了能拿下赵祁御的案子,他管不了那么多了,大不了以后好好补偿老板呗。

  来到夫子常去的那家古玩店,老板不在前厅,年轻男店员上来询问,唐语说想见老板,他这里有宝贝,问他收不收。

  “这样啊,那三位请等一下,我去叫师傅过来。”

  “好。”

  男店员看着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长得白白嫩嫩,俊俏讨喜,唐语身为一个性取向跑偏的男人,不由得多看了几眼。男孩撩开珠帘走到后厅,消失在视线里,唐语侧头跟顾力小声嘟囔:“小伙儿挺漂亮的哈。”

  顾力极其鄙视的剜了他一眼,转身去看店里的商品。

  顾力头一次用这种眼神看人,唐语感觉自己脸上被剜掉一块肉。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连忙凑过去,往回找吧,“再漂亮也不如我家小六漂亮。”

  顾力完全不搭理他,拿起上次没看完的古书副本翻看起来。

  颜杉刚才在屋外抽烟,这会已经进来了,唐语也不好再跟顾力近乎了。他跟颜杉一样,看不懂古董,就站在一旁闲聊起来。

  不多会儿,男孩从里屋走出来,“师傅请你们进去说话。”

  三人跟着男孩走进后厅,老板正跟别人下棋。老板年纪在50岁上下,偏胖,长相普通,把跟他对弈的男人显得格外的出色,也有点怪异。

  那男人看着二十五六岁的年纪,烫着一头时兴的短发,被灯光照得黑亮黑亮的。他白腻腻的脸上像涂了粉似的,眼梢吊着,嘴唇红红的,用“油头粉面”这个词形容,再恰当不过了。

  他穿着绣了银色如意云图的白缎短褂,黑绒布裤子,白袜子,黑色懒汉鞋。虽然坐着,但看的出个子不矮,骨架很大。那张脸及举手投足间都有些娘们气,但因为这副纯男性的身体加了不少分,所以仍然显得气度不凡,跟他们这群凡夫俗子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

  那男人挑起眉眼看了看三人,眼睛一亮,一双桃花眼微微眯起,笑么滋的打量他们,拾起手边的折扇点了点对面的老板,“呦~四爷,瞧瞧您这三位客人,真够稀罕人儿的。”

  男人张嘴说话,三人均是一抖,鸡皮疙瘩刷刷的往外冒。

  唐语脑子里登时就冒出一个词:娘炮。

  以前倒是见过不少娘炮,但还真没见过娘的这么理所当然,娘的这么有格调的。推断这男人应该是学过京剧,从腔调和口型上能看出来。就是不知道是唱武生还是唱老生,或者是青衣……花旦?

  老板回头看到他们三个,觉得眼熟,但又想不起在哪见过。他连忙起身问候:“哎呀,三位,实在不好意思,我这有贵客,他难请的很,不能怠慢,只好请你们进来说话。我听小伙计说你们要卖宝贝?”

  唐语小心翼翼的掏出包裹着玉佩的手帕,托在手里,撩开帕子说:“是这个。”

  老板和“娘炮”同时瞪大了眼睛,但娘炮相对淡定,老板却激动得浑身发抖,他从兜里掏出眼镜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